《荆棘花园》

不知道睡了多久,下身异样的冰凉感觉让我醒过来,我迷迷糊糊地想翻个身,却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粘住了一样动不了。

聂唯yang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来:“醒了?小野猫?睡得还真香啊。”

我一激灵,登时清醒过来,挣动手脚,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四肢大张仰面躺在床上,手脚被绳索牢牢固定住,我扯了扯,纹丝不动。

这姿势太脆弱,我又惊又怕:“聂唯yang,你这禽兽,快点放开我!”

床头的壁灯啪地一声被打开,微红的柔光照亮了房间,我看见上身赤裸下身套着黑色长裤的聂唯yang站在我的床边,红色微光下,他邪恶的笑颜令我胆战心惊。

“你这变态!快放开……啊!那是什么!”身下传来异样的凉意,似有蛇滑过,我惊叫起来。

“这个。”床边被他的重量压得陷下去,他坐在我的腰侧,缓缓将手中那用来拨弄我下体的东西展示在我眼前。

我顿时起了皮疙瘩,是白天的那g被我误认为是教鞭的指挥b。四十厘米左右的b身是黑色的合金,细的一头只有火柴头那样chu,chu的一头有大拇指chu,还缠着大约二十厘米的银质花纹。

“这g指挥b,”他轻抚着b身,状似悠闲,可是不断在我的身体和那gb间来回移转的眸光里却有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是我前年在奥地利拍卖会买回来的,据说是大音乐家德布玛曾用过的,我非常喜欢,还给它包上了银丝的花纹。”

他的眼神从我的脸上慢慢下滑,滑过我的xr,小腹,停在花瓣那里。

我看出他的意图,惊怕使我的声音gan哑:“不,不要!别那样做!”

他对我微笑,笑容温柔却让我浑身发冷:“别担心,我已经把它清洗得gangan净净了,我不会舍得让你生病的。”

我的两条腿被拉得笔直大大的张开着,让我感到自己无比脆弱,大腿徒劳地紧绷抽动着,做着无谓的挣扎。我感觉到他的两只手指大大地撑开了我的身体,先是空气的凉意,然后,冰凉的金属钻入我的身体中来。

好恐怖的感觉!我倒抽一口凉气,就好像是有爬虫类钻入身体的感觉一样,冰凉的,扭动着,不断向身体深处钻进去。

他的魔魅声音从我的花瓣上方传过来:“真可爱,苏苏,我可以看到你漂亮的粉红色不断地抽动呢。”

我顾不上理他,双手紧握,死死盯着原木吊顶装饰着水晶小天使雕刻的天花板,努力去忽略身体深处传来的阵阵的让人战栗不适的冰冷感觉。

“呃!”我的喉咙里猛然逸出抽气声,天,那东西伸到哪里了?它在顶着我的什么地方?那感觉,好像在触动我身体的最中心,我全身所有的感觉神经都集中到那冰冷的指挥b盯着的地方去了。

聂唯yang有趣地笑了一声,另一只手覆在我的小腹上:“嗯,这里,应该是子g口吧?感觉如何?苏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