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那是我跟苗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的事。

因为看漫画而迷上b球的我,缠着妈妈给我报了课外b球辅导班。那一天放了学,我拎着运动衣,扛着球b,懒洋洋地走路去上课去。

走过一条小巷的时候,我听到了女孩子被压抑的呜咽,我于是又退回两步,探头往小巷中望过去,只见小巷深处昏暗的角落里,有几个人的身影在纠缠,仔细看去,原来是几个穿着我们学校初中部制服的高大男生在欺凌一个同样穿着我们学校制服的被他们围堵着压在墙上的长发女生。

男生们不怀好意的笑和女孩子被捂住的嘴中发出的无助呜咽在小巷里回荡。一个女孩子那里能抵抗得了好几个大男生?她的长发零luan,上衣破损,歪斜地敞开,露出雪白的刚发育的小巧xr来,不知道是谁的手立即覆了上去,还有手掀开了她的裙子,m向她的腿间去。

那女孩子的脸我看不清,她巴掌大的jiao小脸庞被捂着她嘴的大手遮去半个,只看见那双眼睛,惊恐绝望,泪如泉涌。

我悄悄走进小巷去,握紧了球b,不吭不响,猛然加速冲过去,抡圆了胳膊,藉着加速度,狠狠一b砸在一个正低头伸舌tian那女孩x前颤抖的蓓蕾的男生腰上去。

那家伙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了。

其余人大惊,看了倒在地上的同伴一眼,都怒气冲冲地叫骂着向我扑过来,我将手里的运动服扔给那跌坐在地上衣不蔽体的女孩子,自己转身向小巷外奔去,哈,想抓住我,有种就来!

跑到大街上,行人渐多,那几个人只好咒骂着放弃了追赶。

第二天,有个漂亮jiao弱的女孩子怯生生来找我,还给我运动服,并感谢我救了她。

“这个,”她举起手里的袋子,“衣服上边有你的名字和学校,所以我就……啊,我已经洗gan净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柔弱的她激发我的保护yu,我们很快成了朋友,一转眼,就是六年。

工作人员告诉我,摄影师菲利克赛先生正在偏厅接受采访。大概也是看到我与照片中的女孩相似,工作人员破例让我进休息室去等摄影师。

片刻后,休息室外传来嘈杂的说话声,有人在说:“我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下次再接受采访,对,就这样,大家请回吧,对不起,现在有事,请下次……”

然后休息室的门打开,一个人走进来,看见了我,惊喜地说:“果然是你!”

我也惊讶地站起来:“原来是你!”

走进来的这个人身材高大,亚麻色头发,蓝眼睛,赫然就是那天在n大见过的那个被聂唯yang叫做“菲力”的人。

他坐在我面前,似有点紧张,对我笑笑:“我叫菲利克赛·扬,妈妈是奥地利人,爸爸是中国人,朋友们都叫我菲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