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呜……!”紧闭着嘴也止不住呻lin,我感觉身体中热流涌出,溢出来,柔嫩的甬道在一下一下咬着那冰冷的金属。聂唯yang撑开了我的身体,着迷地看着那里的蠕动:“多漂亮!柔软的,却能要人命的小东西!”

他抽出了那指挥b,将它伸到我的眼前来,chu端的银丝花纹水淋淋的,全是我晶莹的y体。我尴尬地偏开头,想起那a片中的情节来,为自己在这东西下得到快乐而感到难堪。

他在我耳边低语,声音中有莫名的不满:“看看你,y荡的小东西,一g冰冷的金属也能满足你,那我呢?”

身体还在因余韵而微微颤抖,我看见他褪下长裤,露出昂然待发的坚硬来,无助地闭上了眼睛,知道今晚才刚刚开始。

他赤裸的身躯俯上来。说起来,这是第一次完整看到他的身体,紧绷的结实皮肤包裹着均匀的肌r,线条优美,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会赏给他一个口哨的。

我不抱希望地阻止他:“你疯了,妈妈和聂叔叔都在家!”

他笑:“他们的房间在另一头,就算你大声叫起来他们也不一定听到,况且,害怕被他们看到的,是你,不是我。”

这魔鬼。我不甘:“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既然我跟你无怨无仇,为什么偏偏找上我?”

他停下来,微侧头思索一下,忽然冲我露出一个无赖的笑容来:“我不告诉你!”

我差点背过气去,哭笑不得。

“那你至少解开我,”我跟他商量,“我这样很不舒服。”

他沉默一下,居然点头:“行,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好好好!”我一迭声答应,一百个都行。

他看了我一眼,又把视线移到深绿色的天鹅绒窗帘上,慢吞吞地说:“你的处女膜,是被谁弄破的?”

我傻眼了,怎么他偏偏问这个?男人的处女情节么?可是叫我怎么告诉他,我的薄膜是自己弄破的?没错,我喜欢身体的快乐,我会跟好友一起看a片,我会在一个人的时候偷偷抚wei自己,追求快乐,我自己觉得这没有什么可羞耻的,可是让我把这个讲给别人听?天,杀了我我也说不出口!

我闭上嘴,沉默。

聂唯yang突然毫无预警地凶猛击入我的身体,直接撞到我的小腹深处,痛!我想蜷起身子减缓疼痛,奈何身体被扯得平平的,忍不住出声请求:“慢一点,啊……肚子要被撞坏了!”

他的眼睛狠狠地盯着我,不但不减轻力道反而更加迅猛地动作起来,我哀叫:“不是我不配合……啊……你换个——啊!痛……换个……问题好不好?”

他不语,惩罚似地加大动作。求告无用,我亦紧紧地咬着牙不再示弱。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觉得自己要因疼痛而晕倒的时候,他闷闷地呻lin一声,猛然抽离我的身体,莹白色的y体喷落在我的x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