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很痛!”我眯起眼睛,眼泪流出来,我哀求地看着他,“不要,拜托你,我从来没有过……求求你……”

他的动作停了一下,进入我身体的半g手指抽了出来,改而用手轻轻捏揉我敏感的小珍珠,哦!天,这刺激太强烈了,跟我平时偷偷自己用手触m的感觉简直是天差地别!一道电流一样灼热的快感迅速从下身扩散开来,沿着双腿直冲脚尖,我的大腿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脚尖也绷了起来。

这似乎取悦了他,他又笑了:“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让你很疼的。”

还是不打算放弃,这变态!我心里骂他,但是不敢表露出来。

我委屈地看着他,眼泪汪汪地说:“不要,不要好不好?你,你好歹算是我的哥哥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冷哼,脸上又浮现可怕的神色:“哥哥?害死我母亲的女人的孩子,也配来叫我哥哥?”

我惊讶:“我妈妈害死你的母亲?不,不可能!我妈妈连蚂蚁都舍不得踩死的!”

他咬牙,身子倾前压住我,恶狠狠地瞪着我:“她不杀伯仁,伯仁因她而死,若不是我爸爸迷上了你妈妈而坚持要离婚,我母亲怎么会自杀?她死了才两年,你妈妈就嫁了过来,我爸爸叫我不要为难你妈妈,好,我不为难她,我也怕她不顶事,一下子被我吓死,那么我就在你身上补回来,怎么,你觉得委屈?用你的牺牲换取你母亲的幸福,似乎还是很合算,毕竟你也会很享受啊!”

享受你个大头鬼!这么白烂的剧情,怎么会让我碰到?我会乖乖让你玩弄才有鬼!

我放软身子,不再挣扎,摆出最楚楚可怜的表情,抽泣着说:“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受了这样的伤害,呜……如果真的要我的身体才能让你心里好过一点,我……我愿意……”

他的表情有点迷惑:“呵,收起你的爪子了?女孩子,总以为自己是拯救世人的天使吗?好吧,”他微笑,一手揉弄我的柔软si处,一手松开我的手腕改而覆上我的小巧浑圆r房,“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无法放开你身体,你乖一点,我也会温柔一点。”

我眯眼,得到自由的右手握拳,狠狠打在他的脸颊上,趁他吃痛,猛力推开他,一边把礼服的裙子拉下来一边往门口跑,好不容易跑到门口,却被身后一股大力撞击,狠狠地压在门板上。

惨了!同样的伎俩不可能再使一次,这次真是完蛋了!

“小野猫,”他把我的手双手反剪牢牢压在我的身后,在我的耳边吐着气,他的声音本是那种极好听的充满优雅的磁x的嗓音,此时我听起来却浑身冰凉,“我太小看你了,没想到你那弱不禁风的母亲有这样一个泼辣的女儿,这样也好,免得我担心一不小心弄坏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