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真的?”他问。

废话。我沉着脸,狠狠白他一眼,被人强迫说出隐si使我愤怒。

他毫不顾忌地大笑起来,然后问:“那么想要,gan嘛不找个男人?”

我瞪他,虽然心里的想法没有跟别人说过,但是豁出去了,反正也被他知道了,再说清楚点也没什么。

我说:“我不是很想要,我只是喜欢快乐,就像一部好电影能让我快乐一样,当我有心情去看电影我就去看,当我想要快乐一点我就让自己快乐,跟男人有什么关系?”

他看着我的眼睛:“让我来告诉你男人的身体给你带来的是你自己做不到的。”

我瞪他:“滚!我不需要!快点,我已经告诉你了,解开我!”况且你老大已经做得够多的了!

他嘴角勾起笑来,颀长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温热的赤裸r体相接触有奇特的舒适感,我忠于自己的感觉,尽管聂唯yang很可恨,但是不能影响我体味美好的感觉。

他的手撑在我的头两侧,呼吸喷在我的耳边,复苏的yu望又埋入我身体里去,他模糊地说:“我是答应了,但是,没说是现在。”

王八蛋!我侧头,狠狠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死死地不松口,直到感觉到咸味。

“苏苏!你怎么了?快醒醒?”朦胧中传来妈妈的声音。

唔,身体好沉,我在哪里?我猛然清醒,糟糕!我被聂唯yang赤裸裸地绑在床上,这样子被妈妈看到就全完了!

我猛地弹坐起来,坐在床边的妈妈被我吓一跳。

我环顾四周,又看看自己,小熊睡衣好好地穿在身上,扣子规矩地系到领口,没有绳索,没有那该死的指挥b,甚至——没有气味。

我垂下眼睛,要不是床单不是我昨天入睡时的那条,还真以为被聂唯yang那个变态玩弄一夜是一个梦,我不知道在他第几次的索求中昏睡过去,看来是他收拾好这一切的。

“苏苏,你怎么回事,妈妈叫你半天你都没反应,吓死我了。”妈妈用手来探我的额头,“有没有发烧?”

“没事。这两天认床没睡好。”我无力地躺回床上去,刚才起得太猛,血压跟不上,头晕。我又爬起来,“我去冲个澡。”

妈妈放下心:“苏苏,下来喝杯牛n吧,早餐不能不吃。”

我挥手:“好好好,等我冲完澡。”

妈妈出去了,我下得床来,刚迈开脚,立刻扑通一下摔在地上,幸亏床边铺着加厚的小地毯,要不然非得摔个实在。两腿酸软无力,腿间乃至整个小腹都在隐隐作痛。我一边在心里骂聂唯yang一边挣扎着进到浴室,解下睡衣,从镜子里看见自己,忍不住出声诅咒:“妈的!”

x前全是斑斑点点深深浅浅的红色吻痕,在白皙的肌肤上触目惊心,连肩头和小腹上都是,整个一幅印象派绘画作品,只是那倒霉的画布就是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