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束手待毙是不行的,会被那混蛋吃的连g骨头都不剩。

妈妈跟聂文涵一走,我立刻收拾包包跑到童苗苗家去住了两天,身上的吻痕还没褪尽,怕苗苗看到,连睡觉也捂着睡衣睡裤,让习惯了裸睡的我难受得要死。

到第三天聂唯yang打我手机:“你是要自己回来还是要我去你同学家接你回来?”

我算算邮购的东西应该到了,于是说:“不劳你驾,我自己回去。”

放了学一个人往回走,路过n大的校门口,看见一群人哄哄跑过去,有人在说:“快快,聂唯yang他们就在二号礼堂彩排呢!”

我mm鼻子,终究好奇心占了上风,跟着他们过去了。

n大不愧是名校,学校的礼堂气势恢宏宛如演唱会音乐厅,门口上方拉着一条红色条幅:贺一百周年校庆暨音乐学院xx届研究生班毕业演唱会

走进去跟着一群女人绕到台前,听着她们一直吱吱喳喳:“唉呀,每次听他的声音我都喘不过气来!”、“怎么还不开始?好想看!”、“聂学长!你看,聂学长他在那边!”……

咦,这个变态还挺有人气,果然人是一种容易被表象蒙蔽的生物。

舞台上有人来来往往忙着放置乐器,接好电源,有人拉着小提琴在试音,有人在一开一关地检查灯光。一团忙luan中,聂唯yang静静站在舞台一角,正盯着手里的几张乐谱看着,另一手捏着指挥b轻轻地打着节奏。

那指挥b让我涌上难堪的回忆,我决定不看了,正想走,聂唯yang忽然抬头,直直对上我的视线。

我扭头就走,正撞上身后一架支着三角架的相机,相机的主人惊叫一声扶住歪下去的相机,我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注意!”

那人抬起头来,高高大大的身架,亚麻色头发,蓝眼睛,竟然是个外国人。

他说:“没关系,我也……咦?”他看清了我的脸,突然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我什么?我正想问,一只手从后边拍拍他的肩,是聂唯yang,他对亚麻头发说:“菲力,你的相机倒了。”

亚麻头发扭头一看,惨叫一声:“啊!我的相机!”急忙蹲下去抢救。

我转身要走,聂唯yang按住我的肩,俯身低声对我说:“怎么?迫不及待想要我,找到这里来了?”

这变态,色情狂,满脑子都是y秽思想,我翻白眼:“你做梦。”

“是吗?”他轻笑,盯着我的眼睛,居然将手里的指挥b放到chun边,薄chun在银丝花纹上摩挲过去,“我还以为,两天不见,你想念我……跟它。”

那曾在我身体里的银丝花纹……妈的,我居然克制不住地脸红了,不能跟这个变态在一起,比脸皮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甩开他的手,没骨气地逃掉了,听到他在我身后沉沉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