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想吐。

车子每次转弯摇晃都像是要把我胃里的东西摇出来。四肢麻痹的感觉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难耐的燥热。

我不断跟菲力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嗯……聂唯yang给你打的电话?”

“嗯,”菲力一边开车一边不住转头看我,“我本来在附近等你给我打电话去接你们,接到聂的电话就急忙过来了。”

“唔……”我头晕眼花,口gan舌燥,就好像发高烧一样,肌肤热烫,脑筋混沌,只想要什么来碰触我才好。

我说:“菲力,我不能回家……妈妈会担心,唔……带我去酒店,我要冲冷水。”

菲力说:“好。苏苏,你别拽我的胳膊,我在开车,很危险的。”

咦?我什么时候靠过去抱着他的胳膊了?我急忙退开,可是坐直了身子,手却像有意志一样死死地抓着菲力的衣袖不松开,如果过去抱住他……不,我不能。我低着头,开始大口喘气,在推开他和靠过去之间挣扎。

菲力的声音满是焦虑和担忧:“苏苏,很难过吗?”

“唔……还好……”我晕沉沉地抬头看着他,说起来,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菲力很好看呢?他有西方人的立体轮廓和粉白面色,又有东方人的紧滑皮肤,蓝眼睛像六月的晴空,漂亮得让人心动。

我晕乎乎地笑:“菲力,你很漂亮。”

菲力的脸上浮起红晕来:“苏苏,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的。”

“嗯……谢谢……”火苗一簇簇在我身体里烧起来,我在座椅上不适地扭动,把脸贴到冰凉的车窗玻璃上。

菲力说:“不行,你这样子,我们还是去看医生吧!”

我摇头:“不行……嗯……传出去聂叔叔会很难作……没关系,我泡冷水就好了……”

静默片刻,我又听见菲力说:“苏苏……我……我可以帮你。”

我胡luan点头,帮我,好啊,我真的很需要人帮。咦?不对,菲力说帮我?怎么帮……我清醒一点,连忙又摇头:“不不不不不……我很好,我没事。”

菲力还要说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喂,聂,嗯,她还好,我去的及时,啊,好的。”

他把手机递给我,我接过,差点拿不稳,唔,凉凉的机身贴在脸上好舒服。

聂唯yang的声音听起来紧绷绷的:“苏苏,你还好吗?”

我突然有想哭的感觉,吸吸鼻子:“不好,一点也不好,我被好朋友骗,被下药,我好热,好难过……我要撑不住了……”

那头静了片刻,我听到聂唯yang似乎在咬牙,然后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小野猫,你给我记着,我不管你怎样也好,给我先撑着,你要是敢让别人动你的身子,你要么就立刻自杀,要么就来给我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