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胳膊已经要自动缠到那人身上去,啊,爱抚我,满足我吧!

“不,不……”我的右手抓回我的左手,虚弱地抵抗诱惑,“菲力,你出去,别叫我恨你……”

那人沉默一下,然后说:“苏苏,是我,我是聂唯yang。”

听声音的确不是菲力的声音,菲力的声音总是很热情,像是野地里的yang光,而这声音,雍雅而动听,有迷人的磁x,的确很像聂唯yang的声音。我努力睁开烧得迷蒙的双眼,看着眼前的人,头发……那是黑的还是亚麻色的?眼睛……看不清阿!

我挫败地呜咽:“我看不清……你真的是聂唯yang?”

那人叹口气,似怜惜似无奈,他捧住我的脸,凑近来:“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我的脸颊不自觉地去摩挲他的手掌,他的十指尖有薄薄的茧,蹭在肌肤上异常舒服,是练琴的茧么?我努力睁大眼,面前的人有健康的浅蜜色肌肤,深邃的黑眸,真的是他?

他伸手要抱我,我说:“等一下……聂唯yang明明在国外……菲力,你不要趁我看不清东西骗我,我会恨死你的……”

“小傻瓜,”他的声音怜惜温柔,“我有事回来,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已经下飞机了。你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真的是他?我呜咽一声,抱住他的脖子。

他把我从冷水里抱出来,轻轻地哄我:“乖,很快就不会难受了。”

我闭着眼睛点头,突然又摇头,去推他的手:“不……我现在迷迷糊糊的,又看不清,说不定你不是聂唯yang……是我幻视又幻听……不要了……你还是让我泡冷水吧……明天就好了……”

他的动作停下来,沉默,然后问:“聂唯yang就可以,别人就不行?”声音里竟隐隐有丝期待。

我晕沉沉地点头:“嗯。”

他又问:“为什么?”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的头昏昏沉沉哪里还能思考,我摇摇头:“不知道……”

然后我听见菲力闷闷哼了一声,随后房间的门发出声响,然后有脚步声急促远去,离开了房间。

“呵,我的苏苏。”抱着我的人低叹,声音似十分快wei。然后我感觉他靠近来,热气呼在我的颊畔,然后他的chun齿轻咬我的耳垂。

“啊……”yu望一触即发,我浑身战栗,呻lin出来,紧紧揪住他x前的衣服,是他,是他!在他走的前一天,我们在一起,他这样轻轻的咬法我至今印象深刻。

他在我耳边呢喃:“小野猫,这下确定了吗?”

得救了!我死死地抱住他,呜咽着,仰头在他下巴上luan亲luan拱。他一边轻轻回应我,一边把我身上湿透的衣物剥下来,拿一条大浴巾裹住我,把我抱到卧室去。

把我放在床上,他俯在我的上方,一只胳膊支撑着自己的体重,一只手拿毛巾擦我的头发。我双手搂紧他的脖子,不肯离开他的身体,两条腿左抬右挪想攀到他的身上,嘴巴也在他的下巴脖颈没头没脑地luan亲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