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第二天一觉醒来,浑身酸痛的要命,我眯着眼睛晕沉沉地往浴室m去,却撞到一个移动矮桌,免强睁开眼睛打量四周,哦,对了,这已经不是我跟妈妈住的公寓了,这里是聂文涵的家,一栋位于本市东区的三层花园洋房,昨天我们的行李已经都搬过来,我是在我的新房间醒过来。

新房间比我原来的房间大多了,最大的好处就是自带有一个宽敞的浴室,我早晨的淋浴方便多了。温水打在我疲惫的身体上,有一种疼痛又舒服的感觉,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哼,东区,一向被人们戏称为富人区,没想到我能住进来,不知道,昨天的失身算不算代价?想起来就火大,我恨恨地一拳打在洗脸台上,聂唯yang,你这个变态,你妈要死又不是我的错,你却硬加到我身上,好,这笔帐,我们一定会算!

下楼梯走到一楼,餐厅里有阵阵香气,我听见聂唯yang在说:“阮姨真是好手艺,以后我跟爸爸都有口福了!”

这假惺惺的无赖!

我走过去,在妈妈旁边拉开椅子坐下,对大家露出笑颜:“聂叔叔早,唯yang哥早!”

天知道我要多艰难才叫出“唯yang哥”这三个字。但是我越恨他,就越不能在长辈面前表露我的不满,否则以后有什么争执爆发,大家都会以为我是耍小孩子脾气,没人站在我这边的。

聂唯yang似是颇感有趣地看了我一眼,嘴角勾起,慢吞吞地说:“早啊,苏苏。”

他的尾音拖得很长,用他那种独特的嗓音念出来,没来由的令我起了皮疙瘩。

聂文涵很是欣wei:“苏苏真懂事,阿阮,谢谢你给家里带来这么可爱的女儿。”

妈妈说:“唯yang也是好孩子。”

聂文涵点头:“唉,唯yang的妈妈在他还那么小的时候就得了病撒手了,我又没时间带他,让他吃了不少苦,现在阿阮你来了……”

我一口牛n都喷到桌子上,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妈妈吓一跳:“苏苏?”

聂文涵叫:“唯yang!赶紧拿杯水来!”

我一面猛咳一面抬眼看聂唯yang,他神色自若自起身拿了一杯水递给我,微笑:“小心点。”

如果目光能杀人,他身上已经多了好几个透明窟窿了,我恶狠狠地瞪他,这混蛋,骗我!

吃完早餐,聂文涵说:“唯yang,你们学校跟苏苏的学校正好顺路,载她去上课吧!”

我没反对,我有话要问他。

一坐上车,我狠狠丢出一句:“为什么?”

聂唯yang看我一眼,发动车子:“是啊,为什么呢?”他停顿一下,微笑,“因为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给你也是给我自己的理由。”

我大怒,被愚弄的感觉非常糟糕:“禽兽!骗子!败类!”

前方红灯,他将车子停下来,伸手捏住我的下巴,有些不耐烦的表情:“小野猫,我高兴怎样就怎样,我想要你就要了,那对你而言,没什么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