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手指在他的男x骄傲上跳舞,他紧抿着嘴chun,眼睛微眯,x口的起伏渐渐变快。

还不够。我倾身向前,用粉色的舌尖去描绘他的chun型,当他要吻住我的时候又快速地离开,他的chun立刻如影随形般追上来,却被拉直了他双臂的锁铐阻止了。聂唯yang看着我,水润薄chun不满足地开启着,深邃的黑眼里波涛汹涌,他的声音微微懊恼:“小妖j。”

我看着他,微笑,伸出舌尖诱惑地在自己chun上tian了一周,他的目光随着我动,喉结明显地上下滑动,吞咽着yu望。当我再次凑上去的时候,他几乎是用咬的来狠狠吸吮我的双chun。

如此反复几次,他已经气喘吁吁,我双手舞动的速度加快,chun齿也改而贴上他光洁方正的下巴,轻轻地啃咬。他喘息,低lin,低下头来索求我的吻,我的chun却如一方绸缎一般,在他光滑紧绷的肌肤上滑落下去,吻过他的喉结,他的锁骨,他坚实x肌上的小小突起,他形状完美的小腹……直到他的昂扬之处。

挺拔的男x骄傲在我舞蹈的手指间脉脉跳动,我的chun停在它的上方,轻轻地,呵了一口热气在他的顶端。

聂唯yang的喉咙中蓦然发出了急促的呻lin,铐练猛地撞击而发出声响,他颀长的双腿在我的身侧无助地屈起又放下,他喘息:“苏苏,小东西,快……”

快什么?指望我用嘴巴去碰你那里?就算为了报复我也不会做这么大牺牲的,我低头翻个白眼,俯身去细吻他的小腹,双手更快地揉弄,突然,他chuchu地呻lin出声,x口快速起伏,硬挺的分身突突地跳动两下,我眯眼,就是现在!

双手迅速把一个小东西套上他顷刻间就要爆发的昂扬,立即,头一次听见聂唯yang那优美磁x的声音走音了一般低吼:“小野猫,你做什么?”

我站起来,轻松地拍拍手,对他微笑:“做什么?当然是……玩弄你。”

小心地从他腿间离开,急忙去洗手间洗手漱口,呜,嘴chun和手指都有点酸,调戏人还真是个力气活,想起聂唯yang整夜的索取和我满身的吻痕,不由地佩服他的体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聂唯yang俊美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细小的汗珠,修长手指死死地抓着柔软的沙发面,长腿无意识地屈起又放平,x口剧烈地起伏着,结实的小腹上似有青筋暴起,勃发的昂扬徒劳地突突跳动着,却被g部那绿色的小环卡住,不得抒解。

薄汗给他的光滑肌肤染上了诱人的光泽,灯光下,充满力与美的男x裸体十分赏心悦目,这次我是有心情吹个口哨的,于是我就吹了。

他抬眸看着我,yu火和怒火使他的双瞳似燃烧一般璀璨,他喘息,低哑地说:“把它拿开!”

“好啊!”我大方地耸耸肩,盘腿坐在他面前,神清气爽地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