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意识聚拢回身体来,我转动眼珠,慢慢睁开眼睛,眼前看见的是我自己房间的天花板。

金红色的yang光从半开的窗帘s进来,我看看床头的闹钟,四点半。是下午了。

我慢慢坐起来,嘶,腰疼。

身子像被车辗过一样,头也疼得厉害,发生什么事了?

我晃晃头,记忆慢慢浮上脑海,啊,苗苗。

眉头皱起来,心里空空的疼。六年的友情,原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么?你一直是怀着那样的心情跟我在一起吗?你竟忍心,那样对我吗?

身体被洗得很gan净,但残留的感觉和x前的痕迹都证明了一夜的欢爱。我的后背发凉,我跟谁在一起了?我记得昨天,菲力救了我出来,然后呢?冰凉的冷水,痛苦的辗转,然后有人来了,温柔的抱住我,然后——聂唯yang?

我慢慢爬起来,刷牙洗脸,心里忐忑不安,不是幻觉吧?真的是他吧?我没有随随便便抓个男人——比如菲力——上床吧?

想找妈妈问问我怎么回的家,从楼上转到楼下,家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不在。肚子咕咕叫,我热了一杯牛n,一个人抱着杯子坐在空空的客厅里,呆呆地出神,莫名地落下泪来。

屋门响,我急忙抹了眼泪,抬眼看过去,正看见聂唯yang提着两只袋子进来。

他看见我,习惯地挑挑眉,笑:“体力果然挺好的,这么快就能爬起来了。”

我松一口气,看来昨天真的是他。

他晃晃袋子:“爸和阮姨去参加一个餐会,我去买了点吃的给你。”

我说:“你怎么回来了?”这么巧?

他坐在我旁边,把口袋里的东西打开来放在我前边,是附近餐厅的外卖,一边拆筷子给我一边说:“我回来要签一个合约,下了飞机打电话给你,正巧赶上。”

我接过筷子,不知道是不是该对他说谢谢?谢他,毕竟他也是占够了便宜,可是要不是他,一是童苗苗不知道会对我怎样,二来昨晚上没人帮我解药x,我也肯定不会好过。

说起来,我记得菲力也说要帮我,我为什么那么难过也不答应呢?我明明不是那么在乎的人。

我问:“菲力呢?”

聂唯yang帮我打开包装的手顿了一顿,眼角仍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声音却有点紧:“怎么,想他了?我不在这半个月,你似乎跟他混得挺熟呢。”

他有点不高兴?奇怪,我现在似乎能从他的表情声调里了解他的情绪,或者说,是他愿意表露出来?

我夹起一片明太鱼放进嘴里,唔,味道真不错,又就着吸管喝了一大口粥,有点口齿不清地说:“昨天的事应该谢谢他啊。”

“哦,”,他重重往靠背上一靠,“要是我不赶去,你是不是还要谢谢他帮你解药x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