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车子在n大附中前面的拐角找了车位停下来,我打开车门要下车,聂唯yang却伸手按了锁车按钮,锁上了车门,我瞪着他,伸手去按按钮要把车子打开。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黑眼中有yu望慢慢升起:“不化妆的你,比起昨天的样子,更让人想一口咬下去啊……苏苏,你知不知道,早晨男人的yu望特别强烈?”

我不说话,只是防备地瞪着他。

他一手拉着我的手腕,一手环住我的肩,将我拉到他的怀里去,把我的r房紧紧压在他的x膛上,低头狠狠吻住了我的chun。咦,上都被他上了,这倒是头一次接吻呢。人都说接吻是最容易引爆yu望的,这话果然不假,我贴在聂唯yang身上的小腹很快感觉到了他苏醒过来的坚硬。

让他这样把脸贴在我的脸上可不行啊。

我嘤咛一声,抬起头,把我曲线优美的颈项展现给他,聂唯yang发出一下模糊的呻lin:“哦……苏苏……”然后顺着我的脖颈辗转吻了下去,直到我的x前。

就是现在。

我放在身后的手从包包里m出一小瓶喷雾,对着他的脸没命地猛喷下去。

他猝然受袭,惊叫一声身子向后弹去,我赶快伸手按下按钮,打开车门跳下车去。这混蛋,别想每次都得逞!

走进校园就被人抱个满怀,童苗苗丰满的前x跟我的x撞在一起,我差点被撞吐血。

“苏苏苏苏!”她的脸在我的肩上蹭来蹭去,“周末过得好不好?我想死你啦!”

“苏苏苏,你吸口水啊?”我笑骂,把她从身上拉开去,两个人牵着手去教室,“过得一点也不好,参加妈妈的婚礼,累得半死。”还被一个变态强要了。我眼神黯了黯,重又打起j神笑起来,这件事谁也不能告诉,只有我自己去抗争。

“可怜的宝宝,”走进教室,童苗苗把我按在座位上,一双小手开始在我肩上捏捏捏,笑着说,“让我来服侍你吧!”

我舒服地眯上眼睛。童苗苗跟我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女生,她穿淑女鞋,我穿休闲鞋;她有一头长发每天绑出不同的j巧发型,我有一头半长不短的yang光下是红色的头发;她温柔,我倔强;她总是对我jiao滴滴的撒jiao,我总是凶巴巴的笑骂她。如此大相径庭的我们却做了6年的好朋友,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嗨,苏苏,”船长跟阿木走过来,两个人脸上贼贼的笑,“我们弄到了新光盘!”

船长叫王浩,是个高瘦的戴眼镜的男生,最崇拜《加勒比海盗》里面的杰克船长,因此我们就叫他船长。阿木略胖,圆圆脸长得很讨喜,全名林森,名字里全是木头,因此被我们叫做阿木。

“要看?”我有点犹豫,“我现在刚跟妈妈搬到她老公那里去住……”

“不是吧?”阿木惨叫,“据说这个顶刺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