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转过走廊,冲下楼梯,我正要穿过大厅奔向自由之门,突然听见身后楼上传来了熟悉的和弦音乐声——“都说你打错了/我要欺骗你gan甚么/你们多久没见/连我跟她的声音你都不认得/你怎么样过甚么样的生活是否难耐寂寞……”

我紧急刹车,手指有些发颤的去抓我的小包,不是吧?不会吧?不会真是我想的那样吧?小包明明鼓囊囊的呀?

音乐声更加清晰,然后聂唯yang带笑的声音传了过来:“苏苏,有你的电话!”

“啊——!”我打开小包,大叫起来,看起来鼓鼓的小包里面,没有手机,没有钱包,只有——一条男式内裤?

“聂唯yang!”我咬牙,转身,那混蛋正恬不知耻地赤身露体站在楼梯口,一手拿着我那正在不断地响铃的手机,一手捏着我的印有万圣节南瓜头图案的钱包,带着狐狸一般的微笑看着我。

我怒气冲冲地把小包和内裤往楼上丢去:“还给我!”

“好啊!”他摊开手,“你过来拿。”

“我……”我噎住,我怎么敢过去拿?

“不想过来拿?”他一副宽容的口气,但是眼睛里却闪着恶劣的捉弄,“真是小懒猫,那我给你拿下去好了。”说着迈开长腿往下走。

可恶!每次都要挟我!我咬牙,以一种宁折不弯的气势转身就往门外跑。聂唯yang,别想我会受你控制!

两手空空走在街上,连打电话的零钱都没有,只好跑到学校去投奔好友。

刚走到大门口,就碰见苗苗跟梅子俩人溜出来,一看见我,苗苗立刻冲过来,抓着我大呼小叫:“天哪,苏苏!我给你打了一早晨的电话!你gan吗不接?害得我担心的要死!”

我倒是想接,也得接得到才行啊!我问:“怎么啦?这么着急找我?”

苗苗朝梅子努努嘴:“她啦!说上次给咱们上过音乐课的那个n大音乐研究生在他们学校开毕业演出,死活非拉着我要去看,我就顺便要拉你下水了。怎么样,要不要去?”

打死也不去,好不容易跑出来,怎么可能再去自投罗?

我说:“我不想去,要去你们自己去吧。还有,苗苗,你要收留我几天。”

“没问题!”苗苗立刻答应,又奇怪,“怎么啦?”

“一言难尽。”我叹气,“以后再讲给你听吧。”

最终苗苗也没有去看演出,陪着我翘课去玩,我不敢去学校上课,n大与n大附中只有一墙之隔,我生怕聂唯yang那g筋不对劲了会去学校找我。的确很没种,我在心里叹气,但我连一个能跟聂唯yang斗的筹码都没有,还能怎么样?斗不过,只好躲。

苗苗的父亲是做物流生意的,经常忙得不在家,她的妈妈在生下她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她的父亲一个人把她带大,因此偌大的房子里经常是只有苗苗一个人在,空空荡荡,所以我来她家住她很是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