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到了11点,妈妈他们还没回来,我的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于是跑去厨房翻冰箱。

呜……全是生的……妈妈厨艺很好,最喜爱呆在厨房做东西,非常鄙视速冻食品和微波食品,冰箱里面蛋蔬菜瘦r什么食材都有,就是没有那种可以不经过烹调就能吃的东西。胃里饿的酸酸的,我无力地把头抵在冰箱门上,唉,妈妈的厨艺半点也没遗传到我身上,用电饭锅煮饭我都能煮的一半是焦炭一半是稀汤,指望我自救是不可能了。原来童苗苗来我家玩,妈妈经常开玩笑说童苗苗才是她的女儿,跟她一样,温婉jiao柔,厨艺高超。

想起苗苗,x口发紧,我默念,不能想不能想,不要想不要想,算了吧过去吧忘了吧,要微笑要骄傲,只不过是六年的友情而已。我蹲在地上,拿头顶着冰箱门一动不动,眼泪却滑下来。

一只手拎住我的脖领把我拉到一边,不用说,是聂唯yang。

他老大自从跑上楼之后就没露过脸,这会儿也还是对我一脸木然,不声不响,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似的。他打开冰箱,拿了几颗蛋,又拿了平底锅,似乎要煎蛋。

咦,还系围裙呢,煎个蛋而已,能有多少油烟?洁癖啊他?不过还真说不定,一般变态都是有洁癖的。

不过……聂唯yang系着围裙的样子……还真诡异啊,眼眶还湿润,我还是忍不住笑了。

他横我一眼:“想吃?”神色间大有“求我啊,来求我啊”的意思。

我哼一声,偏过脸不理他。想吃,等你做完用抢的。

他打开燃气,放上锅子,一只手扶住锅柄单手打蛋进去,啧,连打蛋的姿势都很优美……

蛋落进锅里,只听得“嘶啦”一声,然后锅子里冒出奇怪的黑烟,噼噼啪啪luan响起来。我吓得跳起来,聂唯yang迅速关了火,站在那里没有动,微皱眉看着锅里面,我咽下口水,小心翼翼凑过去,往锅里一瞧,一只蛋扭曲的跟爆米花似的,混着半边蛋壳,黑乎乎地团在那里,散发出一股奇异的gan巴巴的香味。

我看看那颗死状凄惨的蛋,又看看他的脸色:“聂唯yang,你该不是没放油吧?”

聂唯yang面无表情地看了锅子半晌,然后潇洒地扯下围裙扔在一边,神色自若地说:“走,我带你出去吃。”

我忍不住大笑,自从认识他以来,看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一幅x有成竹手到擒来的姿态,没想到,厨艺烂得跟我有一拼啊!

一直到坐上车子我还在笑,连带着把刚才心里的郁卒之气都笑出来,越笑越停不下来。

聂唯yang发动车子,平稳地驶上路面,他眯眼看看还在笑个不停的我,勾勾嘴角:“小野猫,再笑当心我吻你。”

我几乎喘不过气,猛拍x口:“哈哈……好……哈哈…我…我不笑了……哈……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