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到了下午,全班人都被通知到阶梯教室去上音乐课。梅子早早地拉着我们去占前排的位子,说,好把帅哥看得清楚点。

讲台上的讲桌被搬开了,摆上了一台钢琴,教室的后排坐满了学校来听课的领导。同学们有点好奇有点兴奋,教室里响着低低的嗡嗡的jiao谈声。

突然一下子,整间教室安静下来,鸦雀无声。我跟其他人一起朝教室门口看过去,然后跟其他人一样呆呆地看着进来的那个人。

那人身材颀长,上边穿了一件今年流行的白色时尚版g廷式衬衣,下身穿黑色长裤,一手拿了一g教鞭,一手c着兜,从从容容地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讲台上来。

那不是聂唯yang是谁!

我呆了一下,这才发现我对聂唯yang几乎一无所知,原来他竟是隔壁n大的音乐研究生么?

梅子在我旁边扯着我的袖子,神经质地不断压着声音低喊:“天,他好帅他好帅他好帅!你看他那眉毛,那眼睛!那鼻子!哦!天!我为什么没带相机来?”

我说:“有那么夸张吗?眉毛有点浓,眼睛太深。”而且还红红的。那是那瓶防lang喷雾的功劳,我突然觉得好笑,一下没撑住,噗哧笑了出声。

聂唯yang正站定在讲台上,这小小的笑声在安静的教室里异常明显,他的眸光扫过来,看见了我,眼睛眯起来,挑了挑眉毛,嘴角勾起一丝兴味的笑来。

“……学声乐最重要的是气息的训练和口腔打开的练习。”聂唯yang在讲台上侃侃而谈,他独特的嗓音似有魔力,偌的大阶梯教室静悄悄的,只听他一个人的声音,“呼吸有三种方式,一种是x前呼吸,第二种是依靠软肋扩张的腹式呼吸,最后一种是x腹联合呼吸,这种呼吸是一种运用x腔、横膈膜与两肋、腹部肌r共同控制的呼吸法,这种呼吸法是近代中外声乐界公认的普遍使用的科学方法,现在我找个同学给大家示范一下这种呼吸方法。嗯……前排这位穿白衬衫系着领巾的同学,请你上台来配合一下。”

我差点跳起来,就知道他不会放过我。

硬着头皮,我在梅子羡慕的目光中走到讲台上去,站在聂唯yang的身边。

“很好,”他握拳在嘴边轻咳一下,“现在慢呼慢吐,将嘴张开,象打哈欠一样,缓缓将气呼出,发“s”声音。”

整我啊?叫我在一教室的人面前张大嘴做出打哈欠的样子?我不动,拿眼睛瞪他。

“同学,不要不好意思,声乐的学习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聂唯yang一本正经地说,“来,大家给点掌声鼓励她一下。”

掌声轰轰的响起来,连后排的领导都在鼓掌。我不得已,只好照做。

“不要耸肩,要放平。”聂唯yang站在我身后,将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声音猛地一颤,因为那混蛋的拇指在我背上缓缓地画着圈子,很慢很慢地,揉着,压着,转着圈子,这m法让我觉的……非常色情。这变态。不能发作,不能发作,我在心里默念,否则就别想在这学校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