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第二天跟苗苗没去学校,打电话给梅子确认昨天的消息,梅子很肯定地说,他确实是要走了,就在这两天。

放下电话,苗苗在旁边拿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没想到你对那种类型的男人感兴趣。”

“哪里哪里,”我急忙否认,“我只是好奇啦!”

聂唯yang居然要走了,哈,我真是大喜过望,跟苗苗借了零钱,跑出去主动打电话给聂唯yang。

“喂?”电话被接起却没有声音。

“喂喂?”奇怪,不会已经走了吧?

过了一会儿,话筒里才传来了聂唯yang的声音,带着懒洋洋的x感:“小野猫,想不想我?”

我哈哈大笑:“想,想得不得了,我好想你赶紧走人啊!”

话筒里传来他低沉的笑声:“真是没良心……我可是很想念你……你身体的滋味啊……”

他低沉魅惑的声音如有形的触m,自话筒的震动中传入我的耳朵,游遍我的全身,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妈的,这死x不该的色lang。

我说:“我打电话是来祝贺你一路顺风前程似锦,聂叔叔我会帮你照顾,你尽管放心地去吧!”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

他说:“我明天一早的飞机就走了,你不来送我?”

送什么?送羊入hu口啊?

我作出一副哀戚的口吻:“不了,我怕……我会太过伤心,承受不了离别的痛苦,我怕我会抱着你哀求不让你走……哦,我怎么能让自己耽误你的前程?所以我不会去送你,就让我自己默默地伤心吧!”

聂唯yang的笑声传来:“既然你这么不舍得我走,那我就不去了。”

“别别别!”我连忙说,“耽误了一个伟大音乐家的前途,我岂不是千古罪人?你一定要去!”

“真是谢谢你哪。”他的声音仍带笑,但是我总觉得听起来他似乎在咬牙,然后他挂了电话。

到了第二天傍晚,忍不住跑回家里去,身上的吻痕旧的没去新的又来,在苗苗家两天都不敢洗澡,我已经忍无可忍。

按密码打开邮箱,取出备用钥匙开了门。家里面静悄悄的,我回到自己房间,在我的大浴缸放了满满的热水,把自己泡到里面去,立即舒服地叹了口气,唉,没有聂唯yang,处处是天堂阿!

心情好极,我一面拍水一面唱起歌来:“白云飘呀绿水摇,世界多逍遥,自由的风呀自在的鸟,今朝的欢笑……多么的快乐,多么的美妙,多么的不得了……”

浴室的门发出轻微的吱呀声,我抬头,歌声嘎然而止,脸色大变。有一个人正静静倚在门口,看着我。

我结巴:“聂聂聂聂唯yang?”

他沉着脸走过来,蹲在浴缸旁边,捏起我的下巴:“挺开心,嗯?”

我惊慌:“你不是,你应该,你不在,你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