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克制

吃完东西回到家,车子驶进大门,就看见楼上房间的灯亮着,妈妈他们已经回来了。

“唔,”车子停下,我解开安全带伸伸腰,“好累,回去睡了。”

聂唯yang看我一眼:“跟我?”

我对他笑笑:“做梦。”

“没良心的小东西。”他咕哝,然后突然熄了车灯,迅速一把揽住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气息已扑面而来,然后是他柔软又强硬的湿热薄chun重重落在我的chun上。

“呜!”我猛力推他,他的胳膊却铁铸一样纹丝不动。

他的修长手指从我的衬衫下摆伸上来,顺着腰抚上了我的x,文x被推上去,玲珑的xr契合在他的手心里。我挣扎扭动,只换来他更加激烈的热吻和抚m。

我睁大眼睛,淡蓝的夜色给他的轮廓镀上荧蓝的边,除此之外就是一片漆黑。彼此chun齿的纠缠,颤抖不稳的气息,温热光滑的皮肤,辗转炙热的抚m,被黑暗催生成身体最原始的yu望。

该死,永远不能对这家伙掉以轻心,我本以为经过昨天,他不会这么饥渴了,所以才放松警惕跟他独处,结果证明这变态永远不能以常人度之。

他的呼吸愈发沉重,大手终于往下探去,隔着牛仔裤按揉我双腿间的柔软。

我终于拼力别开脸,逃脱他令人窒息的热吻,大口喘息:“聂唯yang,你住手,住手!”

他哪里肯听,chun舌又纠缠过来,我只得一边躲闪一边说:“聂唯yang,你越是这样,我越不可能答应做你女朋友!”

他的动作停顿,问:“你不喜欢?”

他灼热的气息呼在我的颈边耳畔,令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战栗,我努力平稳呼吸,推开他不安分的手,把文x拉好,正色对他说:“这跟喜不喜欢没关系!没有女人会要一个不顾她的意愿强迫她发生关系的男人做男友。”

他声音难得地微有迷惑:“我以为你喜欢身体的快乐,不是吗?小东西,每次你都显得很沉醉。”

我翻白眼,那还要归功于你大爷太会调情啊。这人的脑子八成跟我长得不一样,听不清我讲的重点在哪里。

我忍住撞墙的冲动,再次强调:“这跟我喜不喜欢身体的快乐没有关系,我喜欢的男人,他必须是尊重我的意愿,了解我,愿意跟我一起分享生活,而不是只知道做、做、做!”

他伸舌tian一下我脖颈的敏感之处,我吓一跳,小小惊叫一声,他笑:“你看,我很了解你。”

“你……!”我气得,“你你你你!”

他又笑起来,箍着我肩颈的胳膊放开,温热手掌抚上我的脸颊,我一惊,他又要来?

他的柔软薄chun却温柔地吻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印就离开。咦?

他拍拍我的脸:“我知道了,小东西,我们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