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接下来几天聂唯yang果然收敛起来。不过也许也是因为他忙,他这次回来不知道有什么事,几乎天天跑出去忙,而我,马上就要考试,学校有数不清的表格要发要填,也是难得地天天去学校报到。

一连几天去上课,都没有见到童苗苗。那天菲力来救我,苗苗疯了一样冲他扑打,菲力情急之下将她重重推在地上,她就伏在那里嚎啕大哭起来,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梅子他们过来问我报什么学校,我说:“就n大吧,离的还近,方便。”没什么好挑的,既不用躲聂唯yang,也不用为了苗苗陪她去她想去的学校,我就近就好了。

“正好,”船长笑,“咱们还可以继续做校友呢!”

阿木拿起一本课本来,瞪着看了半天,突然一把把它撕成了两半,对着我们呲牙笑:“我早就看这些东西不顺眼了!”

梅子捂嘴笑:“明天就放假了,我现在倒真盼着考试,考完了,可就真的解放了!哎,对了,苏苏,”她想起什么来,拿出一张表格给我,“苗苗的考试通知单,老师叫我给她拿过去,我哪知道她家在哪里啊,你跟她那么好,你拿给她好了!”

我说:“我不……”

老师却正好走进来,强调考试事宜,梅子丢下单子给我就跑回自己的座位去了。

我看着那单子,叹口气,我不想见到童苗苗,可是人人都知道我跟她感情最好,要推给别人,势必就要面对一堆不解的询问,没办法,我把单子放进了包里。

放了学走出校门,听见有人叫我,抬头看过去,居然是菲力,脖子上还挂着他不离身的相机。

我走过去,对他微笑:“菲力,你怎么过来了?”心里多少有点尴尬,那一天他离开,自然是知道后来我跟聂唯yang之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会被他怎么看。

菲力笑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东西给我:“你的手机卡。那天我捡回来的,手机已经摔得没法修了,这张卡我想你还有用。”

我接过来,有点感动:“谢谢,你真细心。”

菲力又笑,但是原来纯净的yang光笑脸似乎有点忧郁掺杂其中,清澈的蓝色眼瞳也像朗朗晴空飘了朵灰云。他看看天,又看看我的脸,微笑:“要不要一起走走?”

我点头,跟他一起散步往街心公园走去。

小公园里,高大的银杏树错落有致地栽种在小广场的周围,广场空地上有老年人在悠闲地走来走去活动身体,贩卖小玩具和零食的小贩靠着售物车昏昏yu睡,傍晚的公园,给人带来闲适安详的感觉。

广场中心有一棵巨大的马尾松,围着它安放了一圈木板长凳,我跟菲力在那里坐下来。

菲力反常地一直没说话,我只好打破沉默,笑着说:“菲力,那天的事,还没跟你说谢谢,要是再晚一点,我可就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