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如果他爱我。

没有回应他的话,我跑回屋子里去例行的早上冲澡。

我一边擦头发一边愣愣地想着。我会爱上他吗?

裹着大浴巾从浴室一路发呆出来,却听见聂唯yang调侃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我回头,就看见那家伙大刺刺地坐在我的床上,两只胳膊支着修长的身子,身体惬意地后仰,衬衫上边两个扣子没扣上,露出一片蜜色的x膛,他正眯着眼睛盯着我浴巾遮不到的地方看。

我抓紧x前的浴巾,瞪他:“你快出去,等一下妈妈他们就回来了,你这样在我房间像什么样子?”

他懒洋洋地歪着头,似笑非笑:“你来亲我一下我就出去。”

我好气又好笑,自从跟他申明不可以用强,他老大就改变策略改用要挟利诱了。

隐约听到底下铁门响,我急忙跑过去,抓紧浴巾,俯过身子在他chun上轻点一下:“这下行了……唔!”

前倾的身子被他一拉就失去平衡,我一下子趴在他的身上,他一直手支在身后,一只手扶紧我的后脑加深这个吻。

他的嘴里有薄荷水的味道。温热柔软的chun在我的chun上辗转摩挲,反复揉弄,他的舌在我喘息的时候钻近来,狠狠地与我的纠缠。

他吻人的架势总像是要把人给吞了。

已经听见底下屋门响,我着急想起来,但是趴在他身上,没有着力点,于是一边推着他一边扭动身子想从他身上下来。

“唔!”他猝然离开我的chun,用力压住我的肩背把我贴在他的身上,然后把头埋在我颈边大口喘息:“呵,小野猫,再动你可要后果自负了。”

我这才发现我的浴巾早已散开,赤裸的xr贴在他露出来的x膛上,腰腹隔着他薄薄的衣料感觉到他再明显不过的yu望形状。

我着急:“你快点走啦!妈妈他们进屋了!”

他拿chun摩挲我的脖颈,含糊地说:“就让他们看到怎么了?”

我急得:“放屁!”被他们看到,住过来还没一个月,已经跟“哥哥”发展到床上去了,这么不正常的事,妈妈不气死才怪。

他一下笑出来,又叹口气,说:“我好想要。”

我再着急也忍不住被他的口气逗笑:“聂唯yang,你在撒jiao啊?”

他从鼻子里哼一声,终于扶着我坐直身体,在我的腰上捏了一把,快步走出房间去。

我穿好衣服,眼睛看到书桌上一张单子,皱起眉头来,童苗苗的考试通知单。

不想去还是得去。

吃完饭,我抓起外套要出门,妈妈说:“苏苏,后天就考试,你还不在家里看看书?”

我说:“嗯,我去给同学送考试通知单,很快就回来!”

聂唯yang说:“我送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