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晚饭妈妈做了甜辣虾。

这个菜我是非常喜欢吃的,但是总是嫌剥虾会沾一手红红粘粘的汤汁,每次都是吃几个就去洗手放弃再吃。

妈妈说:“苏苏,再吃几个,你不是喜欢吗?等下再去洗手。”

我答应一声,却不再动手。

聂文涵剥了只虾子放在妈妈的碗里:“阿阮,你也多吃点。”

“好。”妈妈温柔地对着聂文涵笑,眉梢眼角都是满足的幸福。

我咬着筷子看着他们,微笑,妈妈终于有她的幸福,多好。

一只剥好的虾子丢进我的碗里。我抬头,有点讶异地看着聂唯yang,他那弹琴的修长手指沾着红红粘粘的汤汁。

“呃,谢谢唯yang哥。”我反应过来,急忙扮演妹妹的角色。

聂文涵笑:“唯yang脾气从小孤僻,不太会跟人相处,没想到跟苏苏处得这么好,看来咱们注定是一家人啊。”

妈妈急忙夸奖自己的继子:“苏苏被我宠坏了,是唯yang懂得照顾妹妹。”

我看看聂唯yang的手,又看看自己碗里那只剥得不太熟练的虾子,慢慢把它放到嘴里,脸上莫名地微微烧起来。

聂唯yang却还要火上浇油。他说:“阮姨,这个虾是怎么做的?”

我的心又猛跳起来,脸上更热,妈妈还没来得及答话,我突兀地放下筷子:“我吃饱了。”然后不理妈妈的轻声责怪,逃一样跑回楼上去。

晚上抱着被子辗转反侧,搞不懂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我真的对他心动?不,我不应该的,我若喜欢一个人,将会对他献上我全部的爱和忠诚,也会要求对方有同等的回应。而他呢?他只是为了yu望才要追求我吧,也许我暂时被他吸引,但是没有爱的回应,肯定不会有美好的结局。万一……假如……他爱我呢?我甩甩头,笑,也许他那样的人,g本不懂得什么叫做爱吧。

早上,我被隐约传来的清朗声音唤醒。

揉揉眼睛,我下床,穿着睡衣到房间连着的小yang台去。

从那里看下去,就可以看见房子后边漂亮的花园。

一簇簇的红花忍冬将花园错落有致地分割开,排排翠绿的忍冬簇拥着丛丛jiaoyan的刺玫,弯曲的石子小径穿越其中,小径旁边匍匐着还带着露水的浅紫鸢尾。再往前,有一个美人鱼的喷泉,与人同大的铜塑美人鱼坐在喷泉的中央,手臂托着的蚌壳中撒下细密的水雾来。喷泉旁边种着高挑出尘的鹤望兰,聂唯yang就站在那从鹤望兰前面,闭着眼睛,专心地练声。

我趴在yang台栏杆上看他。

他穿着白色的休闲家居服,闭上了那双邪魅的眼睛,站在繁美的花园之中倒别有一点出尘的味道,喷泉的水雾在清晨的柔光中幻化出七彩微光,静静地为他做陪衬。

人家不是说专心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么,现在的他,的确令我移不开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