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穿上睡衣,我打着哈欠下去开门,会是谁呢?

在客厅打开监视器,屏幕上站在雕花铁门外的是童苗苗。这丫头,一大早跑过来gan什么?

苗苗一进屋,就呆愣愣地盯着我看了半天,也不说话。

我莫名其妙:“苗苗,怎么了?”

不问还好,我这一问,苗苗立时扑过来抱着我大哭起来。

我一下子睡意全消,抓着她的胳膊,着急地问:“怎么了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摇头只是哭,jiao小的身体剧烈地抽噎。

我无奈,只能扶她坐到沙发上,任她抱着我哭。

好不容易等她抽抽噎噎停了下来,一双漂亮的丹凤眼哭得红红肿肿,她看着我,抓着我的胳膊,急切地说:“苏苏,你会不会离开我?你会不会扔下我不管?”

我安wei她:“怎么会?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么?就算等到七老八十的时候,我们两个还是最好的朋友啊!”

她又抱住我:“苏苏!你对我最好了!”

又起身看着我的眼睛:“跟我一起去申请国外的学校好不好?”

太突然,我愣了:“啊?”

之前虽然自己也有过跑得远远的打算,但是那是为了躲聂唯yang,现在聂唯yang走了,我这懒懒散散的x子倒是更想要在离家近的地方上学还方便一点。

苗苗见我犹疑,泪水迅速又凝在眼眶里:“苏苏,你……”

她突然住口不言,眼睛死死盯着我的x前。

我低头一看,坏了!原来刚才被她又抱又揉,没系好的睡衣扣子松开了,露出我x前大片肌肤和大半x房来。这倒没什么,都是女孩子不怕她看,问题是,我的x前,斑斑点点全是聂唯yang昨天种的草莓!

这次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再解释成是蚊子咬的了。

我看着苗苗y晴不定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呃……苗苗,你听我解释,我不是不告诉你……”

“够了!”她突然爆发,我吓一跳,跟她认识六年,她总是一幅小鸟依人的甜蜜模样,从未见她这样激动。

我试图安抚她:“苗苗……”

她却猛地站起来,用力把我一推,对着我大吼:“我恨你!”然后就跑了出去。

我被她推到在沙发上,愣了半天,难道我隐瞒有男朋友——她应该是这样认为——这件事竟令她如此在意?

无论如何要赶紧去找她,她情绪那样激动,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在外边跑?我跳起来,跑到楼上换衣服,这才发现床头小几上放着我的手机和钱包,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我拿起来,上边龙飞凤舞写了几行字:爸爸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我又放了些零钱在你钱夹。照顾自己。等我。

底下落款是yang。

噫,好r麻,搞得跟情侣一样。我搓搓胳膊,压下心中泛起的奇异感觉,切,谁会跟一个头一次见面就强要人家的色情狂做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