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即使像我这样对娱乐新闻兴趣缺缺的人,也是知道万皇音乐的。

万皇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最初只是法国一家演唱会售票代卖中心,后来在吞并了一家唱片公司之后开始涉足音乐制作,几十年发展下来,万皇已经是全球屈指可数的音乐公司,不论是流行乐领域还是古典声乐领域,都有一批名号如雷贯耳的名家与它签约。去年新设的万皇亚洲分部,总部就在n市。

下午回家去,妈妈看见我,说:“怎么,今天不在宿舍住?”神色却很欢喜,又忙着要去厨房做东西给我吃。

我说:“妈,聂唯yang他没回来?”

“没有啊,他没回国啊。”妈妈说,又嗔怪地看我一眼,“怎么叫人家名字?没大没小,要叫哥哥。”

咦?他没回来,那,那张招贴画是怎么回事?

我又追到厨房去问:“妈妈,你知道聂……唯yang哥跟万皇有联系吗?”

妈妈说:“万皇?那是什么?”

我无语,挥挥手走开了。

聂文涵从公司回来,我又去问他。

“啊,似乎是跟我提过,”聂文涵拍拍头,“上次他回来,好像就是因为有个公司要跟他签约,大概就是苏苏说的那个地方吧?”

似乎。好像。我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我说:“聂叔叔,这些事,您都没过问吗?”

聂文涵在沙发上坐下来,温和方正的脸上流露一丝无奈:“唯yang这孩子,小时候没怎么带他在身边,他的事情,一向都是自己安排的妥妥贴贴的,到现在我也c不上什么话,也没什么好过问的了。”

妈妈在餐厅招呼我们去吃饭,我应了声,仍是愣愣地坐着,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是了,我们算是聂唯yang的家人,与他关系最亲密的人,居然没有人去了解去关心他在做什么!

爱抱不平的天x又蠢蠢yu动,突然有冲动,想打电话给聂唯yang。手指放到电话上,又想起来,自从上次我摔了他电话之后,一直都是只在他每周的例行电话里跟爸妈一起同他敷衍两句,突然这么打电话给他,是不是有点没面子?

电话终究没打,心里却总像搁着件事儿似的。

第二天刚回到学校,还没进教室,就被旁边教室的梅子叫过去。

“你看你看!”梅子献宝似的捧上一叠纸。

“什么东西?”我拿起来一看,不禁啼笑皆非,那居然是聂唯yang的资料照片。

梅子兴高采烈地嚷嚷:“怎么样?我厉害吧?我可是千方百计才从那些老生那里打探来的资料啊!哎呀呀了,真是好帅!你看这张照片,是不是?”

我扫那堆资料一眼,随口附和,眼光却突然被一行字吸引。

那行字是他的出生日期。

咦?不就是二十五年前的今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