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你的不满成全我的美满……”

一大早,有歌声扰人清梦。

我闭着眼睛,m到枕边的手机,按了接听键,歌声嘎然而止,我把手机放到耳边,口齿不清地说:“喂?”

“苏苏!你在哪里呢?我们都在等你啊!”小丁急急火火的叫声传过来。

我猛然清醒,糟!今天要集体去n市郊外摄影采风,我居然忘得一gan二净!

“sorry,sorry,我马上到!”挂了电话,我急忙要起身。

“怎么了?”身后传来聂唯yang慵懒磁x的声音,他的修长手臂环上我的腰。

咦,昨晚上真的不是做梦啊?

我推开他的手,下床去团团转满地捡衣服,着急地嘟囔:“晚了晚了,十几个人都等着我一个呢,这下去了还不被他们给吃了!”

抬眼看他慢条斯理地坐起来,神清气爽,容光焕发,我却浑身酸软,忍不住不平衡地抱怨:“都怪你!你小心纵yu过度,体力衰竭!”

他不为所动地挑挑眉,说:“这点你放心,没有好体力是没办法做声乐的,尤其是——腰,只有腰有力,才能完美地发声。”说着别有深意瞅我一眼。

色lang!我白他一眼,没功夫跟他逗嘴,套好衣服,急急冲进浴室去洗脸。

他套上长裤,跟过来,靠在门口:“镜子后边的小橱里有新的牙刷。”

“哦。”我拿了牙刷出来,挤上牙膏,看他一眼,“你的房子?”

他点头:“爸给我的si人空间。你们学校有活动?”

“嗯。我们摄影系去郊外采风。三天两夜,还要宿营呢。”我把漱口水吐出来,在洗脸台上找洗面r,他走过来,打开一只瓶子,倒了ry在我手上。

刚把泡泡搓在脸上,他又问:“都有谁去?男的还是女的?只有你们同学?”

啊?他问这么清楚gan嘛?人身监控?我啼笑皆非,没功夫跟他掰,老老实实的回答:“都是我们同学,当然有男有女。没有别人了。”

我低头洗脸,他沉默半天,突然说:“苏苏,大学里的男孩子都太年轻。”

我抬起水淋淋的脸看着他,他抱着胳膊垂着眼睛靠在那里,面无表情,仿佛说的是再正经不过的话。

实在忍不住,我“扑哧”笑出来:“聂唯yang,你不会是在吃这种gan醋吧?”

他瞪我一眼,目光又移开去盯着浴室地板。

我笑着说:“嗯,不过说实话,我的确不太喜欢太年轻的男孩子,而且,”我走过他身边,戳戳他赤裸的x膛,“像我跟你的这种关系,如果我喜欢上了谁,肯定会来跟你讲的,别担心。”

我的安抚显然没什么效果,他的脸似乎更沉了。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我一边穿鞋子一边问他。

“我今天就得回去。”他也拎了衣服套上,又去刷牙洗脸:“我送你去学校,然后就去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