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咬牙:“你说什么?”

我的确对聂唯yang说过这里只有我们同学,菲力突然出现在这里,我事先也不知道。现在有两种可能,或者我事先也不知道,或者我是在瞒他,而他居然问也不问一句,直接认定我在瞒他。就算他不相信我的感情——我确实没对他表白过——他也不能这样怀疑我的为人,我两边都在瞒?我怎么会做这种事?这种话他怎么问得出口?

菲力莫名其妙,问:“怎么了?”

我愤愤地说:“有人在发神经。”

小丁凑过来:“苏苏,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摄影师菲力克赛先生,我们这次采风的课外辅导,呃,你们好像认识?”

聂唯yang微愣一下,目光迅速往我面上看过来,我假装看不见,对着小丁灿烂一笑:“哪里,不是我跟菲力克赛先生约好的么?”

小丁一副受惊的表情:“苏苏,你没事吧?睡迷糊了?我们去请菲力克赛先生你g本不知道啊!”

菲力看看我们的表情,终于大约猜到事情缘由,拍拍聂唯yang的肩,笑:“聂,你太紧张。”

我哼一声,推着一头雾水的小丁一起往中巴车那边走:“走了,小丁,不是要晚了么。”

刚走了两步,身子又被拉回去,聂唯yang捉着我的手臂,看着我:“苏苏……”

我打断他,对着他笑得甜蜜蜜:“唯yang哥,我跟菲力约好了一起去玩,瞒着你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以后不会瞒你了,因为跟你没什么关系了。你放手,我要走了,再见。”

菲力在一边苦笑:“苏苏,别陷害我。”

我甩胳膊,聂唯yang的手铁铸一样纹丝不动,远处的同学们都好奇地看过来。

好吧,我吸口气,回身面对他站好,扬高下巴用鼻孔看着他,嗯,我本不是那么小x的人,若他道歉,也就算了。

聂唯yang低下头,深深的黑眼里波光流转,突然,他的嘴边浮上一丝诡异的笑来。

我惊觉不对为时已晚,下巴被他捏住,下一秒,他温热的chun落在我的chun上。

我睁大眼,从他的肩膀上方看见他身后有红黄相间的落叶飘过,听到周围有口哨声响起来。

我只觉得脸轰一下烧起来,天,这是在n大门口,菲力在旁边,小丁在旁边,我们系的同学都在不远处,来来往往还有许多路人,现在又不像昨天晚上那样黑,大上午的,没雪没雾,能见度极好,这这这,毫无遮掩的当众表演啊!

他的吻辗转加深,我死命推开他,拿手背抹去chun上的濡湿,满面通红,一半是气的一半是羞的。我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你你你……”叫我以后在学校怎么混啊?!

身后传来系里同学的鼓掌唿哨,还有小丁的抽气声:“天,好浪漫啊!”

“这个吻作为道歉。”他眯着眼睛看着我,微笑着,手c进裤袋里,高挑的身姿悠闲起来,仿佛在他的所有物上打好了烙印做上了记号,不再担心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