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当我看见她的时候,我听见了轻盈的声音。

我一直独自站在寂静的夜里,除了我自己的歌声,我不曾听见其他声音。

现在,透过车窗,看着那样轻快恣意地奔跑着的她,我却第一次听到有美妙的声音轻盈地跳跃着穿透黑暗,穿透寂静,流进我的耳朵,流进我的心底,在我的身体中缠绕流转,汇聚成莫名的强烈渴望。

我不动声色,心底却惊讶。

寂静不再,黑暗动摇。

没想到这么快又看见她,尽管只是照片。

菲力在一边聒噪:“聂,你那天没看见这个女孩子太可惜了,她太有感觉了!我简直被她迷住了,你有什么感觉没?”

感觉,没错。

那感觉再一次出现,伴我终年的寂静和黑暗瞬间g裂,异样的陌生的激情从我身体深处奔涌而出,太强烈,太灼热,我竟微微颤抖。

身体的热潮仍在在澎湃,我要轻呼口气才能将突然快起来的心跳平复下去。

我喃喃地回答:“她……让我有做的yu望。”

陶意棠在旁边哄笑起来,菲力愤愤地把照片抢回去:“别开这样无聊的玩笑。”那样子仿佛我亵渎了他的女神。

我微勾嘴角,我自己知道,不是玩笑,是我身体和直觉最直接的反映。当我在静夜里第一次听见声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摩当酒庄限量的82年葡萄酒从我的手中滑落到地上,在雪白的磨石地板上溅开一朵红色的花。

帮办婚礼的助理在我身后抽气:“啊!这么贵的酒!董事长在等着要,怎么办?”

我不动声色说:“没关系,还有一瓶,你再去拿来。”

助理匆匆离去,我从经过的侍者盘子里拿了一杯酒,仰头全都喝下去。

酒j并没有缓解我急促的心跳。

父亲的婚礼热闹非凡,衣香鬓影,觥筹jiao错,我避开人群,把身子靠在冰冷的白色罗马柱上,牢牢地盯住了那站在窗边的女孩子。

她手里端着杯子,歪着头眯着眼看着宴会中的众人,几分闲适,几分自在,眉目间的恣意风流一如我七年前初见她的样子。

她的举手投足都碰撞出音符,汇成华丽又急促的乐声扑面而来,排山倒海涌入我寂静的世界中来,多年未曾再感受过的那奇异的激情再次在身体深处爆发,这激情在长久的蛰伏之后再次醒来变得更加凶猛,迅速控制了我整个身体。

我深深吐吸,体会激情在身体里疯狂奔流的感觉,嘴边不由自主勾起笑来,她居然是我未来的妹妹呵。如果有上天的话,那就是上天也注定,她是属于我的,因此才把她送到我身边。我的目光紧紧捆绑在她身上,不急,我对自己说,不急在这一时,她迟早是我的。

我的目光肯定令她有所察觉,她转过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