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聂唯yang的房里没开灯,但是窗帘半开,银蓝的月色水一样流进屋内,所至之处,全都被笼上了充满魅惑感觉的微蓝光晕。

他正坐在宽大的窗台上,只穿了条黑色长裤包裹住他的长腿,肌理匀称的上身赤裸着沐浴月光,那感觉分外地诱惑。

他听见门响,抬起头来看着我,伸出手:“过来。”

我走过去,压下心中莫名的不安躁动,微笑:“你的回报来了。”

他的黑眸闪动,下一秒,我的身子猝然被他拉入怀中,狂野湿热的吻随即覆上来,他的双手用力地抚m我的肩背腰臀,我被那力道迫得不断向他的身子贴近再贴近,直到密密地与他的躯体揉在一起。

当冗长的热吻结束,我们都气喘吁吁,yu望使我们的皮肤发烫脸发红,眼睛湿润又明亮。

他微笑,沙哑地说:“来。”扶着我的腰,使我面对他,分开双腿坐在他的腿上。

“呵!”睡袍下赤裸的身体柔软碰到了他长裤中释放出来的昂扬,我轻轻抽气,看着他满含情yu的微笑眼睛,无措地抓紧他的肩。

他双手握着我的腰,轻吻着我,使我慢慢落到他的骄傲上去,与他结合在一起。

啊,我伏在他的肩头,细细喘息,从未感受过的强烈的被充满的感觉!

他好听的声音在我耳边呢喃:“乖,来动一下。”

“不要。”我扁扁嘴,摇头,身体好酸好涨,动起来岂不是更难受?

他低笑,拍拍我的臀,然后抱着我的身体,配合他身体的动作,开始了yu望的律动。

“啊……”我忍不住呻lin,双膝无力的落在窗台上,双手攀紧他的肩,指尖紧紧扣着他的肌r,脑中的思维全部被结合之处传来的战栗的愉悦占据。

快感爆炸的瞬间,我的身子紧绷,双腿夹紧了他的腰,头向后高高地仰过去,睁大的眼睛仿佛看见一片烟花绚烂。

他抱我靠在他的身上,轻吻我微有薄汗的颊侧,慵懒x感的声音带着满足后的轻松:“怎么样,小野猫,还满意吗?”

我的脸无力地贴在他汗湿的结实颈侧,喘息:“聂唯yang,你……唔……真的很有做爱的……天赋啊……”

他沉默一下,一手圈着我的腰,一手捏住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菲力跟你说什么了?”

“没有,”我晕晕地摇头,“是陶意棠说的。”

他皱眉:“你怎么认识他?”

我说:“今天有个朋友生病了,菲力带我去找他的。我就是因为这个回来晚了啊。说起来,那个陶意棠长得可真够美的。”

他猛地站起身,我手忙脚luan地攀紧他:“你gan什么啊?”

他不理我,扶住我的臀,径自往床边走去,我像树袋熊一样爬在他的身上,哇哇叫:“喂,你拿出去再走,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