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那颗种子是什么时候埋下的?

那颗荆棘的种子。

也许在我的心因为初次体会那前所未有的激情而缓缓歌唱的同时,那种子也在其中悄悄生g。

那时,我发现,我不是她第一个男人。

当我在她房间外听到他们的嬉笑声和音响里传来的暧昧声音的时候,我面无表情,却咬紧了牙。

是那跟她一起的男生吗?是谁采撷过她?

荆棘开始生长,在我的心脏上伸出第一g枝蔓,狠狠刺痛我。

我想吻她。我想咬她。我想要把她紧紧困在怀里。我想要狠狠地贯穿她。

于是我要挟她,急躁地占有了她。

身体的yu望得到宣泄,可是心上的荆棘依然缓缓蔓延,顽固地刺痛我。

还不够。

我到她的房间去,将她在月色下如妖j般迷人的身体禁固起来,用冰冷的金属玩弄她。

可是即使这样也不能抑制那荆棘的生长,心脏疼痛依旧。

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很想,以至于我忍不住问出来。

当她终于说出答案的时候,我忍不住笑。

奇异地,荆棘停止生长。

菲力看见了她。

我知道他自很早以前就对她有兴趣。

x中微痛,我为微微皱眉,那荆棘又复苏过来了么?

我弄倒了菲力的相机,把他的注意引开去。

当菲力收拾好的时候,她已经走了。菲力焦急地追问我关于她的事,我垂下眼睛,感受到荆棘的尖刺缓缓刺进心脏去。

我抬眼,对他说,我不知道。

菲力打电话跟我抱怨:“聂,你太不够意思,她明明是你妹妹,跟你住同一所房子,你居然跟我说你不知道她是谁!”

他们终究是认识了。接下来会怎么样呢?接触,jiao流,约会?

远在布鲁塞尔,我甚至看也看不到。

无法掌控的无力感。

我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情,而她却会因为我要离开而兴高采烈。

她的心不在我这里,即使不是菲力,会不会有其他人?那x子随意的小东西会不会跟人拥抱,亲吻,甚至——作爱?

毫无道理的猜测,却越来越多地涌现,我无法控制。

荆棘迅速生长起来,我能听见它的尖刺刺入血r中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我静静靠在窗边,直到暮色降临。然后我弹弹手指,做了决定。

我决定接受万皇的合约。尽管这意味着我必须用加倍的时间与j力来提前结束课程。

这无所谓。

我只要早点回去。我必须早点回去。

属于我的,谁也别想拿走。

当我进酒店的时候,我的心里是焦灼不安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在她身边的不是我,却是菲力?

倘若他们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