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由x生爱,还是由爱生x?

这个问题要是拿去问聂唯yang,他肯定会挑挑眉毛,满不在乎地反问:“那又有什么区别?”对他来说,到底是他的身体反应证明了他的感情,还是他的感情导致了他的身体反应,这是一码事。

一家人齐齐去机场给聂唯yang送行。

机场大厅里,他在那边跟妈妈和聂文涵道别,我在这边拿手遮着嘴巴猛打哈欠,奇怪,同样的一晚没睡,怎么他老大就那么j神,我却跟脱了水的黄瓜似的,皱巴巴的连站也要站不直了。

他过来捏捏我的肩,黑润的眼瞳定定看进我的眼睛里:“别忘了我说的话。”

我刚打完个哈欠,眼里含着泪花,迷迷糊糊地看他:“说的什么?”

他的黑眼顿时眯起来,脸皮绷紧:“你确定要我现在重复给你听?”

我看看他的表情又看看旁边的妈妈和聂文涵,立即摇头:“不用了,我记住了,记住了。”

聂文涵笑呵呵:“快到时间了,赶紧登机去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反正很快就回来了。”

很快?我狐疑地看看他,他却微微一笑,俯身在我耳边低低地说:“要不要吻别?”

我立刻跳离他三尺以外,微笑:“一路顺风,慢走不送。”

银色的机身在蓝色天幕上越缩越小,我收回目光,开始回想,他到底说了什么叫我别忘了呢?

昨晚上二度欢爱之后,两个人冲了身子,他抱着我坐在宽大窗台上看月亮。

后背在他x膛找到一个舒适的位置,我歪头看着那洒了一地的银辉,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起看到的一个笑话来,那笑话是把李白的诗改了的,叫做“床,钱,明月,光,衣失地上,爽!”想着想着,一下子笑出声来。

聂唯yang在我身后轻咬我耳朵:“想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我边躲边笑,刺激他:“想帅哥,十八九岁的年轻帅哥,可爱又帅气,想起来都开心。”

他拉我转过身子,捏起我的下巴看着我,他的眸子似有吸引人的魔力,月光下的俊颜有种不真实的魅惑感。

他勾起嘴角,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说:“你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小野猫。”

咦,是这句话吗?我mm鼻子,有点脸红,一辈子,他说一辈子呢。不能否认,我跟所有女生一样对浪漫充满幻想,有一个英俊的男人跟自己这样仿佛誓言般的宣告,心里头不会怦怦luan跳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我问自己,绿苏,你爱上他了吗?就算知道他的情况异于常人,可以不再为他初次的强横耿耿于怀,你真的愿意在你18岁的年纪就这样绑定在他身上,抛弃其它一切的可能?

通宵没睡,头嗡嗡响,沉得好像随时会掉到地上,算了,不想了,还要去看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