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在故事的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我合上手里的小说,看向窗外,柔软的白云像小山一样层层垒垒。

我跟聂唯yang,最后能够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吗?

他爱我,这份爱,只是因为我是那个终于出现的让他身体产生yu望的人么?

又想想他的多疑猜忌和随心所yu的霸道,我真的没信心。一次的无故猜疑我可以不甚在意,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呢?我也不是每次都能接受他用强吻来道歉。

可是,我仍然无法抵抗他的吸引,他的温柔他的克制他的狡黠甚至他独一无二的激情,都印在我脑海心中,时不时会跳出来张扬一番。到现在,坐上了飞往比国的飞机,究竟是为了履行诺言还是因为自己也希望,我也没办法分得清。

我叹气。如果对象是菲力,或许我会觉得一起生活下去的可能x大一点,可惜,菲力对我又没有吸引力。

果然,人总是自寻烦恼呢。

“请问,你的书,能借我看一下吗?”旁边有人问

我转头,咦?记得原来旁边坐的是一个长得像肯德基老爷爷的金发老头,什么时候换成了一个漂亮的江南美少年?明眸皓齿,笑容清澈,虽不高大俊挺,但是纤细匀称,是梅子见了肯定会冲上去搭讪的那种型。

美少年似乎看出了我的奇怪,微微一笑:“原来坐在这里的人,跟我换了位子,去跟他的家人坐在一起了。”

“哦!”我回一个灿烂的笑,把书递过去:“给。”

“谢谢,”美少年微笑,声音清醇如同五月溪水,“我叫平平,你呢?”

待到空姐说目的地就要到达的时候,我跟平平已经相谈甚欢。苗苗原来曾说我是“容易jiao朋友的体质”,大概也多少有点依据。

平平所生长的城市跟n市相距不远,家境不是很好,一个人勤工俭学在布鲁塞尔留学已有两年,这次放假回家一趟又赶回来打工,人已经是个本地通,个x也极其开朗,非常爽快地答应到时候带我去游玩。

到达布鲁塞尔的时候是傍晚,正在下着小雨,天色yy沉沉,凉气丝丝缕缕从厚厚羽绒服的缝隙钻进来。

“你哥哥呢?”平平戴上了黑色毛线帽,手上拉着一只旅行箱。我的行李就简单至极,只在背上背了个小背包,因为聂老大说他都把我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什么也不用带。

“还没看到。”我左右张望,雨雾里这城市看起来灰扑扑一片迷朦,四周听到全是我不熟悉的语言,聂唯yang在哪儿呢?

“把帽子扣上吧,弄湿了头发当心感冒。”平平伸手帮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拉起来。

“好!”我一面应着一面四处看,前面突然停下一辆车,车门打开,是聂唯yang。

我立刻笑眯眯跑过去,嗯,他乡见故知,分外亲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