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在n大快开学的时候,苗苗的学校也联系好了,我在机场把她送走。

在陶意棠的诊所观察几天,确定没有大碍之后,我把苗苗接到家里面照顾,妈妈非常怜惜苗苗,变着花样做东西给她补身子,终于让她又健健康康。考完试后的两个月,几乎都在为苗苗忙碌,只是隐瞒真实情况又要说服聂文涵帮忙就费了好大的功夫。

广播已经在催促旅客登机,苗苗仍然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

我说:“苗苗,你以后都要靠自己了,一个人在外边,肯定会有很多困难的,你要坚强点啊!”

苗苗一个劲的点头,抱住我,哽咽着:“苏苏,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

我扶着她,给她整理一下领子,佯怒:“看看,这就跟我说什么一辈子不一辈子的,可见这一走,g本就没想着再见着我了。”

苗苗猛摇头,终于笑出来。

我说:“你别担心,我跟妈妈和聂叔叔都说好了,要是有人问起你,我们都会说不知道的。”

苗苗点点头,她提起了皮箱,又抬眼看着我,漂亮的凤眼里有依恋有关切有哀伤。她对我说:“他若是对你不好,一定告诉我,我会给你教训他。”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苗苗说的“他”是谁,哭笑不得:“不,我跟他不是那样……”

广播已经在催促,苗苗不及再说,抱住我,在我脸上吻一下,头也不回奔向登机口去。

我看着她因为就要摆脱噩梦而显得轻快的背影,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

开学前的日子闲得发慌,想想聂唯yang在的时候,我似乎每天都很忙,忙着跟他斗,忙着躲他,或者,忙着……上床。他一走,我似乎突然有了大把时间不知如何安排。

这天正赖在家里跟妈妈一起看下午的韩国电视剧,这种电视剧尽是家长里短,絮絮叨叨,我穷极无聊,居然跟妈妈一起看得津津有味。

门铃响,我去开门,看见门外那穿着米色休闲衫的人,不由一愣,欣喜又有点尴尬:“菲力!好久不见了!”自从聂唯yang临走前一天他从聂家离开,我就没再见过他。

相较于我,菲力却显得从容许多,他笑着晃晃手里一个包裹:“苏苏,我带来好消息给你。”

“咦?”在客厅里,打开菲力拿来的包裹,看着那红色的证书,妈妈比我还要激动:“苏苏这孩子,从小懒散,什么奖状证书也不曾往家里拿过,这可是头一回!恩,我要把它挂在家里墙上,挂在哪里好?就在客厅怎么样?”

我不好意思起来:“妈,你别夸张了,只是个荣誉奖而已,挂在外边不怕别人笑话?”

菲力温和地笑:“父母都是这样子的,我每次得了奖,不管大小,我爸爸总是欢天喜地要挂出来摆出来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