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他把我压到房间中央的四柱大床上去,依旧面无表情。

我开始还试图在chun舌的空隙里找到机会解释给他,安抚他,然而当他掀起我的薄毛衣,一把将我的文x不管不顾地猛扯下去的时候,我愣住了。

文x的钩子在我的背上x侧重重划过,一顿之后,就感觉到从后到前长长一道痕迹都在火辣辣的痛,我疼得蹙起眉,也许流血了?

再抬头看聂唯yang,他仍然毫不动容,不在乎我的挣扎也不在乎我的伤痛,一只手伸下去继续剥我的七分靴裤。

他的脸庞如同完美的雕塑,美丽而冰冷;又如同一个完美的神祗的脸,正在毫不动摇决不容情地对忤逆他的世人施以惩罚。

有一种冷冷森森的感觉从我的心底深处蔓延上来。

这就是他解决问题的方式吗?当有误会产生,不忍让不解释拒绝沟通,只是用他的方式来发泄他的怒气,不管对方会不会受伤,会不会失望?

我早该知道他就是这样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正是我担忧害怕迟迟不敢迈出那一步的原因。此生以后,必定还有无数的误会矛盾会出现在我们之间就如同会出现在任何情侣之间一样,难道他每次都要这样来面对吗?

就算这一次我把误会解释清楚,还有下一次,下一次的下一次。

我对他的爱意,也会在这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中消磨殆尽,变成吞噬我们的y影。

大海闪耀着迷人的幽蓝光泽,海妖引诱的歌声魅惑得钻心噬骨。我站在海边,犹豫不决,四处查看,正当我就要抵抗不了心中的向往和诱惑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瑰丽表层下凶狠无情的海啸风暴。

虽然不舍,我也决定转身离开。

我闭紧了嘴巴,躲避他的chun舌,双手双腿拼尽了全力抵抗他。

只要推开他,然后,马上离开

只是,心里好难过。

这张紧抿的冰冷的chun,曾经对我温言笑语,曾经在我额头上温馨一吻;这双无情肆虐的手,也曾经抚wei我,甚至为我下厨;连这副禁锢着我的x膛,也曾经给我熟睡时的安然温暖,到现在才发现,他所做的,早已将我淹没,要舍弃,痛上心头。

力气终究是不敌他,裤子被他拉到膝盖,他的手向遮挡我身体最后一处的薄薄底裤伸过来。

我的眼泪终究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我去推他铁一样的手腕,失控地大叫起来:“聂唯yang,除了强要我,你还有没有别的本事?!”

他的动作猛然停下,眼睛终于向我的脸上看过来,脸色铁青,目光瞬间如同刀一样锋利,他咬牙,下颌微微抽动,终于哑声开口说:“你这没心没肺、冷血无情的……”

门突然被打开,平平的声音传过来:“很抱歉,不过我听到苏苏的喊声,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