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连鞋子也没穿,被聂唯yang抱着一起坐到花园里美人鱼喷泉池边的台子上去。旁边的大丛鹤望兰度过了冷冬盼到了新夏,又抽出郁郁葱葱的新叶来,淡色的花苞在夜色里看起来像在微微发光一样。

我把脸凑在他颈间,深深吸取他的气味,问:“妈妈和聂叔叔呢?她怎么样了?”

“他们也累了,去休息了。”他声音带点苦笑,“如果她不是你妈妈,事情就好办很多。这时候才看出来你们的确是母女,坚持起来一样固执。”

搞不定?我抬头苦着脸看着他。他失笑:“脸皱得像沙皮狗。别担心,她已经不像开始那么激烈反对,事情挑明的方式太糟糕,总要给她点时间接受。”

我好奇:“你跟她说了什么?”

聂唯yang居然撇过头去,脸上浮现出不自然的神色,他轻叹:“相信我,小东西,一个男人要得到他女人的母亲的认可,从古到今都没有过什么不一样的办法,所以,别问我。”

我睁大眼,忍不住笑意:“甜言蜜语?逢迎拍马?”以他的x格,还真是好大的牺牲。

“还不至于。”他瞪我,捉着我的手指咬一口,“笑,没良心。”

我笑着躲闪开,伸手去轻抚他眉毛,柔声问:“累不累?忙了一天,回来也不能休息。”

他乌黑的眼眸凝视我,而后收紧手臂,把下巴搁到我肩头上:“苏苏,你再这样看我,我们就没办法继续谈下去了,我很愿意那样‘累’一下。”

我低低笑,不敢撩动他说,我也想念他的身体和热情,唉,可惜,今天这情况,不合适呢。

“那照片的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问,“平平要卖给你的东西,就是这个吧?”

他沉默一下,点点头:“我以为都拿回来了。”

“拿回来?”我疑惑,“你什么时候去拿回来过?”

“当天。”他简洁地说。

“当天?”我想起那晚他不在床上,“那天你晚上出去的时候?”

“那时候是他们送照片和她的手机来给我。”他看我一眼,扬眉笑,“看你,满眼问号。我找了人帮忙去拿回那些东西,对待勒索最麻烦的不是要的价码,而是永不止息的骚扰,所以我拒绝了她的jiao易,然后找人去一劳永逸。”

够狠。原来这家伙早已经不声不响解决过了,好像不露牙的猛兽,无声无息过去就是一口。

我咽口口水:“那你gan吗不告诉我?”

他挑眉:“告诉你?那照片拍得好看呢?你看了开心?”

“是挺让人不舒服的。”我想了想,又问,“你找的什么人帮忙?会不会这次不是平平,是那些人……”心里还有点小小期望,平平不会对我无情至此,一次受挫,仍要咬住不放。

“不会,那些人是陶意棠的朋友。”他阻止我张嘴问新问题,捏捏我的脸,chun角勾起来,“问答游戏到此结束。小东西,这些你就别管了,我会把照片和备份都拿回来的,你只要小心你自己就好了,现在,把注意力放到你的男人身上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