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聂唯yang换下湿衣服去泡热水,我到厨房去找吃的。

打开冰箱,就看见里面一盘盘用保鲜膜覆好的食物,咦,看上去还挺j致的,是外送吧?聂唯yang不可能厨艺突然这么好。不管怎样,有的吃就好,我拿出来两盘看起来让人很有食yu的,用微波炉加热好,端到旁边餐厅去。

餐桌上桌巾雪白,桌子正中摆了有繁复花枝的鎏银烛台,我坐在桌边,怔怔地想,聂唯yang本来是准备好了一顿j致浪漫的晚餐来给我接风的吧?结果来了平平,嗯,他生气,倒也不是全无道理。

他对我的感情和yu望都是赤裸裸地毫不掩饰,激烈,直接,强横,霸道。

虽然有点不得要领,却是毫不作假的。

我想起在他怀里听到的那急促而有力的心跳来,闭上眼睛,唉,若不是我知道我跟他在一起的后果,肯定是爱情慢慢被猜忌和伤害侵蚀,我肯定不会离开这令人沉醉的海洋。

若不是……

异样的感觉又起,脑海里那莫名的念头突然清晰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就知道,跟他在一起的后果,肯定是爱情慢慢被猜忌和伤害侵蚀?!

叉子戳着水果沙拉,我愣愣地停止咀嚼,对,我抓住了,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为什么我如此坚信?如此毫不反抗地坚信这一点?

脑海里似有答案呼之yu出,就在这时,浴室突然传来“扑通”一声水响,我吓了一跳,扬声喊:“聂唯yang,你在gan嘛?”

没回应。我放下叉子走到浴室门口,敲门,还是没声音。

犹豫一下,我将门打开,伸头去瞧:“聂唯yang,你……哎?怎么了?”

他正躺在浴缸里,修长的身子一半泡在水里一半露在外边,眼睛闭着,脸颊上有异样的红晕。

糟糕,我去m他的额头,果然,烫手。穿着薄薄的湿衣服在这种天气下在外边跑,要不生病都不可能。

“起来起来!”我拉他的胳膊,他微睁眼看我一下,伸手来握住了我的手,又把眼睛闭上了,我跺脚,用力拽他,“起来啊!你要躺在浴缸里过夜?起来去床上睡去!”

他皱一下眉头,发烧大概使他头昏,他慢慢自浴缸里站起来,我把浴巾递给他,他草草擦了两下,仍然抓着我的手不肯放开,然后一路拉着我到卧室,一头倒到床上去。

他需要吃退烧药,我在床上跪起来,想去找医药箱,抽抽手却抽不回来,他闭着眼睛,手却握得好紧。

我扯扯手,对他说:“你松手,我去拿药给你。”

说了两遍,他微皱眉吐出一个字:“不。”

我朝天花板翻翻眼睛,看在他是病人的份上,附倒他耳边去好言相劝:“我去拿药给你,马上就回来,我不会走,好不好?”

终于他松了手,我把棉被给他盖上,在厨房的壁橱里找到药箱,谢天谢地,药瓶上有我能看懂的英文说明,果然有退烧药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