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终于把速效救心的小盒子抓在手里。

刀刃弹出来,划过我的手指,我能感觉到血y迅速涌出来,这把小刀竟是出乎意料地锋利。

一边注意着平平有没有回来,一边凝神控制刀刃去划绳子,我满头是汗,心几乎要从x腔里跳出来,度秒如年。

等我终于感觉到手臂一轻,绳索绷断,把双手拿到眼前来一看,手掌手腕上已经全是累累的划痕,细小的血流横七竖八地流淌着。

我无暇顾及那些伤口,按着旁边的箱子撑起起身子来,木板上立刻染上几晕红色,像朵小花。

腿一迈出去,天旋地转,我眼前一黑,感觉到半边身子在一麻之后,有疼痛如同潮水般迅速漫上全身来,原来身子捆得久了,药效又没有退尽,走的太急,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地板上的尘土都飞扬起来,我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白色长身t恤衫混了灰尘汗迹血污,变成了花的,牛仔短裤也看不出本来颜色,我吸口气,揉揉发麻的腿,一瘸一拐往楼梯口奔过去,嘴里无意识地无声祈愿:聂唯yang聂唯yang,不要不要,千万不要喝下去,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我跑得跌跌撞撞忐忑不安。

心急如焚。

焦急不安恐惧心疼像一片死冷的海水淹没我,我拼命挣扎往前游,限定时间内游不到岸就是死路一条。

我甚至不知道时间是不是已经到了,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我宁愿自己真正死掉也不想他受到这样的毁害。

跑跑跑,快一点再快一点,千万别来不及,一定要赶得及。

从我醒来的楼梯平台上爬下一段足有十米长的安全梯之后就站在了音乐厅天花板的地面上,空间里布满弯曲jiao错的管道线路,右手边的尽头有一扇生锈的小门,我跑过去,从这里再下去的话,就能到音乐厅的顶楼了吧?

小门被我推开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吱嘎声,后头又是一条通向下边的长长安全梯,我几乎是一路滑下来的。我能听见不甚清晰的沸扬的人声,间或夹杂着一声乐器调试的声音,万幸万幸,还没到演出开始。

四下打量,这一层只有一半——一半没有地板,那里正是演出舞台的正上方,密密麻麻地满是jiao错的窄梯钢梁,安放着灯光线路道具幕布等等物事;另一半是踩在我脚下的地面,这里应该正是观众席的上方,通道两边像写字楼一般有间间办公室,门都锁着,只有两间好像监控室的房间开着门,却一个人也没有,演出快开始,人大概都在下边。

我往另一边跑过去,心想,如果我在舞台上方大声喊,聂唯yang在舞台上能不能听见我?要是他见了我就不会喝那该死的东西了,这比我跑下去要快多了。

过去伏在栏杆上往下一看我就知道行不通,这里距离演出大厅的地面足足二十多米,且不说一gg的钢梁横梯和各式器具挡住了我的视线让我无法看到舞台上,太远的距离和下边嘈杂的人声让我就算拿着一支扩音喇叭在这里喊也未必能让下边的人听见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