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那异样的感觉和莫名的念头,那我还没找到答案的问题,因梦境而得到解答。

是的,我一直坚信跟他在一起只有悲哀的结局,我一直以为既然这样离开才是最理智的做法,却原来是我从一开始就已经先把自己藏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自si地只享受他的激情而不愿承担任何爱情的重量。

我一直坚信的悲哀结局,只是缘于我的懦弱。我在什么都没做之前已经宣布放弃。

现在我决定改变这一切,我要积极地勇敢地去握住我想要的未来。

我想要的未来,有聂唯yang在里面。

我向下滑,手臂缠在他结实的瘦腰上,脸颊贴在他赤裸的x膛上,闭眼感受他温热的皮肤带来的热度。我的心中宁静又盈满欢乐,我微笑,这个男人,我要。

若他不懂得如何去沟通,我会让他习惯分享彼此的感受;若他对我猜忌,我会去消除他的不安。爱在这里,我就在这里,我不会再放开手。

“做了什么梦?还在怕?”头顶上传来聂唯yang的声音,他的手落在我肩背上,一下又一下轻拍,节奏不是很自然,大概他从来也没有安抚人的经验呢。

当他说话的时候,x膛震动起来,令我心头发痒。

“唔。”我含糊地答应一声,“你再继续说话吧。”

“喜欢听我的声音?”他的嗓音微有笑意,停顿了一下,说,“我唱歌给你听。”

他轻轻唱起来,声音低沉柔和。

“harshwordsweresaid

andliesweretoldinstead

ididn`tnevermeantomakeyoucry

butlovecanmakeusweakandmakeusstrong

andbeforetooverylong

iwastotallyinlovewithyou

ibathedinyou

lostinyou

captivatedbyyou

amazedbyyou

dazedbyyou

nothingcangowrong

nothingcangowrong……”

我的目光越过他的肩膊,看向拉着暗紫色厚绒窗帘的圆顶大落地窗。今天已经雨过天晴,窗帘上清晰地投s着窗棂上宛转j致的花枝影子,被yang光照到的地方现出一片明媚的亮紫色。

他的歌声像是一种触m——就像是——春神的手指的触m,那指尖优雅飞扬,碰触到的地方,就有大朵大朵的花吐蕊展瓣争相绽放,丛丛簇簇,芬芳五色,渐渐成片成海,一直盈满到人的心里去。^

x中传来甜蜜的微痛,我叹息:“聂唯yang,我发现,要爱上你,真的不难。”

他的歌声停了,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变快,随即我被他拉着一同坐起来,他托起我的脸,眉眼几乎要飞扬起来,闪着跳跃的光华的黑眸紧紧看着我的眼睛,他说:“苏苏,你是说,你发现——你已经——”

我看着他那线条优雅轮廓分明的chun张张合合,终于忍不住小小地呻lin一声,双手爬上他的脖颈,把嘴chun贴上他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