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目瞪口呆,声音都变了:“怎么会这样?!”

我正盖着毯子靠在床头枕头上,手里捏着一份报纸。昨天回到家,一口气睡到今天上午,睁开眼就看见放在旁边这张报纸,那报纸头版用大大字体写着耸动标题:魔魅歌声惊世恋情

底下小一点字号副标题是:万皇聂氏首场演唱会获巨大成功其神秘女友客串演出

不过让我惊呆原因跟那无关,而是因为那标题旁边那幅足有巴掌大照片——而且还不是我巴掌那样大,是聂唯yang手掌——那张大照片清楚地记录下我们在舞台上忘我相望那一刻,只是,只是!

聂唯yang倒是光彩照人,而我呢?浑身脏污就不用提了,那照片上居然能清晰地看见我沾了尘灰脸上被泪水冲出来两道痕迹!

我把报纸捏得哗哗响:“谁拍这照片?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坐在旁边妈妈急忙把报纸从我手里拿走:“别捏啦,手上全是口子呢!我看看,”妈妈歪着头打量那照片,笑,“这不是笑得挺好看?还有那翅膀也挺漂亮。”

我气恨恨地不说话,这么丑照片,还被登出来给全世界人看,一只满脸泥痕猴子,笑得再好看有什么用?

聂唯yang推门走进来,看看我:“这是怎么了?”

妈妈笑:“嫌这照片把她拍丑了。”

聂唯yang看一眼那报纸:“我怎么看不出来?这不是挺漂亮?”

我说:“骗人!”嘴角却忍不住弯起来。

妈妈摇头笑:“我说了不信,唯yang一说你就信了?我还是别在这里招人嫌!”

我脸红:“妈!”

妈妈笑着出去。昨天陪聂唯yang一首歌唱完,我去后台,就看见妈妈和聂文涵都在那里等着,妈妈一把抱着我,眼泪花花,后来一直跟我说:“唯yang这孩子,我想劝他也劝不动,又没有别办法,幸好幸好。”

聂唯yang算是完全过了妈妈那一关。

有人跟在聂唯yang后边进来,跟我打招呼:“小苏苏,感觉怎么样?有人不放心,硬拉我来上门服务。”

我笑:“陶意棠,麻烦你啦!我没事,倒是菲力怎么样了?”

陶意棠说:“我已经打过电话给他家人,他手术安排在明天。”他把血压计缠在我胳膊上给我量血压。

我叹口气:“希望他眼睛会没事。”

聂唯yang坐在我旁边,手指摩挲我头发,我抬脸问他:“她怎么样了?”

聂唯yang脸色冷一下:“死了。”

我瞪大眼:“什么?”平平死了?

陶意棠笑:“小聂聂,我知道你挺想那女人死,可惜她还活着呢,让你失望了。”他看我一脸迷惑,解释说,“昨天她被那两个保安追赶,又碰上了我找人,慌luan中给从楼梯上摔下去,骨头断了几g,但是没什么大碍,等她差不多了,就得去蹲监狱了。她还挺狡猾,我们追查信号,知道她在音乐厅附近,却没想到她那么会藏,差一点,小聂聂声音就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