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因为早晨追着聂唯yang出去,妈妈跟我气恼起来,自己回卧室去,不肯跟我讲话,一幅“有他没我,有我没他”的样子,我好气又好笑,如果我真的跟妈妈赌气起来互不理睬,看看是她烦恼多些还是我烦恼多些?不是我没良心,天底下哪有子女爱父母能如父母爱子女多?

我不会放弃聂唯yang,也不会让妈妈自个儿伤心去,打定了主意要磨到她理解心软,于是不在这气头上去自讨没趣,跟聂文涵一起坐到客厅去等电话去。

等勒索的电话。

难得跟聂文涵独处,开始我们都没说话,后来聂文涵打破沉默:“苏苏,唯yang这孩子,我没带好,x子有点偏执,你多担待他。”

我笑:“聂叔叔,我妈妈这两天在气头上,说的都是气话,你也要多担待了。”

聂文涵笑出来,眼角几条笑纹绽起,颇有点慈祥的味道:“我知道。苏苏,你是好孩子。”

我讪讪地笑,这么宽容?婚前上床,瞒天过海,还好孩子呢。

我呼气,突然间觉得这间房子真的有了家的感觉。

等了一天,没等来电话,到了傍晚,却有客人进门。

“菲力?”我开门让他进来。

“聂还没回来?”他对我笑笑,跟聂文涵打过招呼,“聂叔叔,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

哪有什么事要帮忙,除了妈妈因为看到照片知道了我和聂唯yang的事在生气,每个人对这件勒索事件都镇定非常,一是要求的数额确实不多,二是平平大概是把这当成luanlun丑闻来勒索的,可我实际上跟聂唯yang毫无血缘,顶多只能是男女纠纷,人们早见怪不怪。z

不过照片是一定要拿回来,聂唯yang的演唱事业才刚刚起步,这样不雅的照片如果曝光,会给他的发展带来伤害。不能冒一点险,我知道他有多喜爱他自己的专业。

况且,那照片那么丑,是一定要拿回来全面销毁的。

妈妈在楼上听见声音,下楼来看见菲力,立刻换上笑脸,拉着菲力说起话来。

“苏苏被我惯坏了,”妈妈剥了桔子放在菲力手里,口里念念叨叨,“别看她爱笑,脾气可大呢,我就说,她以后找男朋友一定要找个温厚的,脾气好的,两个人才能过到一块去……”_

咦,妈妈跟菲力对面坐着,眼皮抬也没抬,没往我这边看一眼,可是这话,分明是说给我听呢吧?

我跟聂文涵对看一眼,他摇头笑:“既然菲力在,我去公司看一下,很快回来。”倒起身走了。

妈妈又说:“菲力,我看你脾气就挺好。”

我正喝的一口水险些喷出来,老娘,这也太直接了点吧?况且我都跟聂唯yang拍出那种照片来了,您还好意思推销呢,还真欺负老实人啊?

再看看妈妈的神色忿忿,倒也不是多热衷推销的样子,我笑,明白了,她现在这是找援军呢,我跟聂唯yang都不松口,聂文涵表面中立实则支持,妈妈孤军无援,看见菲力,八成是想有个人支持她也好,说服了我先把聂唯yang甩了,再怎么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