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苏苏绝密档案

某天。

我醒过来,闭着眼从旁边抓了睡衣套上,睡眼惺忪地走出房门,站在楼梯口往下看。

只有聂唯yang一个人正坐在客厅里,手里拿了一杯润嗓子的淡绿色薄荷水在喝。

最近每天都看见他——现在是这家伙的创作期,天天闷在家里写曲子。

聂叔叔自然是去了公司。

“妈妈呢?去上课了?”我问。

妈妈最近报了一个布艺兴趣班,跟一班闲来无事的太太们一起去把好端端的布料剪开来再一块块地拼起来,乐此不疲。

“嗯。”聂唯yang把水喝完才抬头看我,“你……”

他突然盯着我,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

我没在意,打个哈欠往下走:“那有没有什么吃的……吓!你gan吗?”

聂唯yang迎上来,在楼梯中央拦住我。他站在比我低两个台阶的地方,正好和我等高,我能清楚看见他黑眼睛里有两簇小火苗开始烧呀烧。

我被小火苗吓得清醒过来,往后退一个台阶:“你你你,大清早的,要gan嘛?”

昨天晚上他才溜过来过,拜托他老大,做运动也是要休息的好不好?

聂唯yang也跟着又登上一个台阶,脸孔凑到我面前来,直到他的鼻子尖儿碰到我的,薄荷水味混着他的鼻息和肌肤的味道侵占我的嗅觉。

他似笑非笑说:“你这样诱惑我,我要是无动于衷,岂不是太不识情趣?”

我哭笑不得:“冤枉啊大人,我不过打个哈欠,也能叫诱惑?”

他笑:“不是那个。”

他的手指伸过来,gan净温暖的指尖沿着我的锁骨摩挲,再开口,声音微微暗沉:“我喜欢你穿这样。”

我穿成什么样了我?我低头看——啊,我以为穿的是睡衣呢,怎么迷迷糊糊把聂唯yang的衬衫套在身上了?

他的长袖白衬衫穿在我身上就像睡袍,松松的领口把肩膀露出一片,除此之外,却都是严严实实的,哪里诱惑了?

抬眼看见小火苗越烧越旺,我识相地把要分辩的话吞回肚子里去,一边gan笑一边往后退:“我我我马上去把衣服换下来去……”

聂唯yang好整以暇一步步跟着我上楼:“我帮你换。”

“不用不用!”我胡luan伸手推他,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咦咦?……你放我下来!”

在聂唯yang终于如愿以偿帮我“换衣服”之后,我软绵绵地爬起来,拿钥匙打开床头小柜子的抽屉,拿出一个小本子,唰唰唰写了几行字,然后把本子放回去,把抽屉锁好。

小本子皮上写着四个字:绝密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