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居然连内衣都有。

昨天衣服被聂唯yang扯坏,今天要出门,他打开衣柜指着好几件挂在那里的衣服让我挑,呃,这也没什么了,只是没想到连我的内衣裤他都有准备,而且,居然还正合适。心里觉得温暖,又有点坏心眼地想,不知道聂唯yang去买这些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

我从浴室出来,擦gan水珠,准备换上衣服。床铺都已经收拾整洁,我的衣服整齐摆在床边。聂唯yang真的有小小洁癖,我微笑,忍不住开始幻想,若以后我们结婚,他会不会每天这样整理我们的床?

呵!结婚!我微微吃惊,继而又觉得脸上热起来。

“这是什么?”聂唯yang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来,他的手指轻触我背上某处。

我吓一跳,定定神才想起来,是那条划痕,洗澡的时候从镜子里看见,红红的一条,幸好没有破皮。

我转过身,看到他已经穿戴整齐,我戳戳他的x口:“还不是拜你所赐。”

他的眉头蹙起来:“我弄的?我不记得刚才我抓过你这里。”

“不是刚才。”我瞪他,“昨天。”

又指指嘴chun上的口子:“还有这里。”

他沉默了,眼眸里划过复杂的神色,他轻触我的chun,小心翼翼,仿佛它们一碰就碎:“苏苏,我……”

他那混合了惊讶,愧疚以及不安的眼神和他那小心翼翼的碰触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疼。

我伸手勾住他的脖颈,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知道当时你很生气,我也有责任,我不怪你,更不会因为这个离开你,但是,你要记得,能打动我的只有你,让我想亲吻的也只有你,你得学会相信我。”

他看着我,眼眸里异彩流转,然后柔和地微笑起来,他捧起我的脸,轻吻我的额头,说:“好。”

ok,聂唯yang驯养计划第一步,尝试沟通,进展顺利。

聂唯yang下午要去学校赶他的课程,我无事可做,索x跟他一起去。

“学院远不远?”我问他,“走路去要多久?”

“30分钟吧,但是很冷,我们还是开车去。”他拿起车钥匙。

“走路去好不好?”我拉住他胳膊。

他微皱眉:“你会冻坏。”

“不会,我穿得很厚,而且,”我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想跟你一起散步啊!”

这句话很有效。于是,现在我们走在布鲁塞尔冬季的街道上。

我现在,似乎越来越了解跟聂唯yang的相处之道呢。

午后的yang光明亮,但是气温仍然很低,行人的口鼻边都有团团的白气,道行树光秃秃地立着,叶子几乎已经落光,偶尔还会有一片两片飘落下来。

我走在聂唯yang身边,低头看自己驼色的小皮靴一下一下踩在还有水渍的碎砖路上,从眼角打量他因为手c在大衣口袋里而微微弯曲的手臂。他黑色的雪兰呢大衣平展挺括,使得他连胳膊弯曲的线条都很好看,好看到——让我想把手挽到他的臂弯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