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三个人的眼睛全盯在聂唯yang脸上。

他好似不想讲,但是显然不讲也不行,沉着脸说:“她要苏苏单独去跟她jiao易。”

妈妈首先叫出来:“不行!多危险,怎么能让苏苏去?”

我愣一下,叫我去,为什么?

我说:“是不是她觉得我没有威胁x?我去就我去好了,反正她一个打工读书的普通女孩子,还能把我怎么样?”

菲力抬头说:“咦?”

聂唯yang扫他一眼,菲力又不说话了。

我一头雾水,他们两个什么时候开始眉目传情了?

盯着聂唯yang:“你瞒我什么?”

他神色自若:“没有,别luan猜,等她再联络,我会跟她说,换我去。”

÷

我要是不知道他有一说谎眼神儿就飞一下的习惯,还真被他的语气给蒙了。

最恨他瞒我,管他好意恶意。我起身,坐到菲力身边去,对菲力甜甜笑:“菲力,你告诉我。”

聂唯yang的眼光追过来,菲力骇笑:“我是无辜的。”

又说:“聂,告诉苏苏也好,她也能心里有底。”

聂唯yang想了一下:“好。”

我见好就收,立刻乖乖坐回去。

聂唯yang说:“她的确是打工的学生没错,但是一点儿也不普通,这种事,她gan过不止一次,已经是个惯犯。”

“啊?”我傻了。

聂唯yang横我一眼:“所以我才说,她从一开始找上你就别有所图。她在留学生圈子里寻找看起来条件比较好的,然后接近,确定目标,敲诈或者勒索,我们不是第一个。”

菲力接着说:“她一直都把尺度拿捏得很好,陶的朋友说,她几乎从没失手过,价钱总是刚好让人能接受,人们都会选择息事宁人,不过这次碰上了聂,他这脾气,”菲力笑,“她也够不走运。”

原来是这样。我低头沉默。原来我跟平平初见的时候,她就是拿看肥羊的眼光来看我的啊。

聂文涵回来,菲力告辞。把经过又跟聂文涵讲一遍,这次妈妈跟聂家父子站一条战线,坚决不同意我去jiao易,那手机号码再打回去果然已经是停机,只能等平平再联络。

我回房间里去,辗转反侧到午夜也睡不着,gan脆下床,蹑手蹑脚出门去。

静静站在漆黑的走廊里,远远的另一头妈妈和聂文涵的房间寂静无声,门底下也没有一丝光透出来,这个时间,紧张了一天之后肯定睡沉了。

聂唯yang的房间下边却有线光亮。

轻轻拧动他房间门的把手,门开一条缝,光线洒出来,我看见他正在桌前拿了厚厚一叠乐谱聚j会神在看。

他的演出就在后天呢。

他回头看见了我,一边的眉毛挑起来,眼睛浮上笑意,对我勾勾手指。

我轻轻关好门,过去熟门熟路坐在他腿上,翻动那乐谱,上面有无数认真详细的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