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那红卷发女孩似乎和聂唯yang认识,大约是同学?她倾身跟聂唯yang说话,笑靥如花,长长的酒红色卷发拂到他的肩膀上。

我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

我对我自己说,我真的不是在吃醋

吃醋,或者叫嫉妒,一般是带有攻击x的心理状态,而我可没有任何暴力冲动,我只是想要告诉别人,嘿,这张毯子有主了,不要以为可以随便带回家。

我站在聂唯yang身边,他从笔记本的屏幕上看见我,抬起头来,挑起眉毛询问地看着我。

我深吸口气,伸手捧住他的脸,小声咕哝:“只是在我的毯子上做个标签……”

然后低头吻下去。

聂唯yang立刻伸手到我颈后,回应加深这个吻。他的chun在无防备地被吻的时候柔软如花,而当他开始夺回主导权,它们变得敏捷又坚韧。

我抬起头来,眨眨眼,唔,吻得有点晕。

聂唯yang的黑眼闪着碎光和笑意,低低地说:“小野猫,故意打扰我?”

“是给你加油。”我理直气壮,放开他站直身体,对旁边表情有点呆滞的酒红卷发女孩友好地笑一笑,转身走开继续去翻书看。

后来我再转过去的时候,那女孩已经不在了。在外边吃晚饭的时候,聂唯yang用一种别有意味的目光打量我,回到住处,他终于问:“你吃醋?”

我坚决否认。他似乎对我的回答不甚满意,捉着我bi我承认,我们在屋子里笑闹追逐,好在当他的身体满意的时候他就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了。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到那个红卷发女孩。

这一天跟聂唯yang去他的导师家里。他的课程紧张,又不肯放我一个人去luan跑,我只得化身小跟屁虫,来了好几天,连游览观光都没顾上,无比凄惨。

他的导师皮库鲁先生一头白发在脑后梳成整齐的小马尾,是个英俊的老头。他们进琴室去,我留在客厅。那红卷发女孩开门进来的时候,我正聚j会神地拿手机玩打仓鼠的游戏,乒乒乓乓不亦乐乎。

她在我面前坐下来,说:“你好!”

我给她吓了一跳,最后一只仓鼠从锤子下逃掉,可惜可惜,差点就突破最好纪录。

我收起手机,微笑,也说法语:“你好!”最简单的招呼我还是会的。

近距离看,她的眼睛是一种很澄澈的灰色,挺漂亮的。我注意到她手里的钥匙,立刻推测出她的身份,唔,英俊的异国特邀留学生和漂亮的导师的女儿,很容易有故事的样子啊。

她又对我说了什么,语速很快,这下子我不行了,只听到她似乎提到聂唯yang的名字,我笑一下,想跟她解释说我法语不行,只限于“你好”、“再见”、“是吗”、“谢谢”、“好的”这么几句,想问她能不能改用英语jiao流,那我还能应付。结果刚张开嘴,她就立刻又说起来,神情越来越激动,语速越来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