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刚在手机上看到平平发来的短信的时候,我吓了一跳。

本能地想要把这信息告诉其他人,转念想,又改变了主意。

他们会怎么处理呢?他们是绝对不会答应让我去单独跟平平jiao易的。而平平说,只有我去她才会jiao出照片和备份,否则她宁可将照片公开。

如果告诉了他们,聂文涵也许会试图付出更多价码把东西买回,而聂唯yang,那强横脾气的家伙,肯定不介意把在布鲁塞尔用过的手段再用一次,定会再次去从平平那里把东西强拿回来。

这两种方法的最好结果,就算他们成功阻止了平平,拿回了东西,我仍不十分放心。

因为即使这样也不能肯定平平真的有jiao出所有备份。

平平既然是惯犯,她自然会有很多防范,上次的事情已经证明,聂唯yang以为拿回了所有的东西,但是平平手中仍有其他的备份

我不想以后永远担忧聂唯yang的事业会因此受影响。

于是我决定自己来,也许我有机会拿到所有的备份也说不定。

坐半个小时的计程车穿过市区到西郊三环,出了三环再走十分钟,路两边已经看不见店铺民居,只有一大片未完成的建筑物静静地伏在黎明前的昏暗里。笔直的道路延伸到灰色的地平线去,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我在司机奇怪的目光里下了车,走到那片建筑物前。

据说这里是要建一个新科技创业园区,建到一半,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搁浅了,黎明的微光里只看见一栋栋没有门窗的楼坯张着黑色的大口,像怪兽。

我发短信:我到了。

手机随即响起来,我接起,听到了平平的声音:“我看见你了。你右手边第二栋楼,上二楼。”

未完工的楼里面格外的y冷,充满了浓浓的土尘的气息,地面上chu糙地抹着水泥,到处都是散luan的废弃建材。安全梯没有栏杆,我靠着墙边的一侧踩着阶梯,上二楼去。

二楼一上去就是宽敞的一个大空间,墙边是一排落地的大窗,黎明的光线已经变得清亮起来,从没有窗框的窗dong里照进来,平平就正站在窗边。

“苏苏,”她笑,居然还能像以前那样爽朗地对我笑,“好久不见。”

她走近两步,我看清了她。她戴着一顶黑色的b球帽,穿着一件墨绿的短袖套头衫和有些脏污了的牛仔裤,脸庞还是一样的文雅清秀,只是嘴边叼着一支烟。

“很久不见。我没想过我们是这种方式再见,”我说,看着她的眼睛,“似乎上次见面你还在带着我游览布鲁塞尔。”

平平做出恍然的表情:“啊,那个时候啊,我正在忙着想,该让你们为那照片付多少钱。”

我微笑:“我当时在想,该怎么样答谢这位热情爽朗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