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平平静静地站了半晌,脸上突然现出一个有点迷惑的笑来:“你是个奇怪的人。直接,而且……不容人怀疑似的,虽然明知道这样挺蠢。”

她从旁边地上拎起一只牛皮纸袋,走向前来,站在那板子前边,把纸袋放在板子中间,笑:“可惜,我已经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了。你要的照片,还有备份都在这里。”

她把手伸向那只箱子去:“只是个jiao易。”

赌输了。我想。这样,勒索事件还是不能确定结束,我来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

难道真的只好用强硬的手段来bi问?

平平拿了箱子,却又站在原地,没有转身就走,我屏息看着她,没说话。

她静静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说:“我当时跟聂唯yang要的价码非常少,因为我急切地想要结束这一次的事情,我不想再看见你。”

她想说什么?我谨慎地闭着嘴。

平平垂下眼睛:“没想到他不肯谈条件呢。他找的那些人,也挺不留情的。我是不甘心,也想报复他,所以把照片寄到你们家去,又来一次,说实话,我也有点胆怯,所以只肯让你来jiao易。现在,我也不想再来跟你们打jiao道了。”

她伸手到脖颈上解下一个挂着的肖像盒一样的小盒,打开来,里面有一块储存卡。她把盒子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抬眼看我,眼神里有点迷惘般的温和:“我自己留的备份,一起给你吧——看在你这么笨的份上。希望以后永不再见。”

她藏得还真巧妙。我心里怦怦跳,谢天谢地。

平平伸手要把那小盒子递过来,我正要去接,她突然愣了一下,脸上浮起恨恨的表情来:“我几乎真的相信你,差点gan了傻事呢。”

她把手收回去,把小盒子紧紧攥在手里。

我愣住,随即听见上楼梯的声音,该死!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平平转身要往另一头跑过去,我心里着急,从背后赶过去,抓住她的胳膊,一手抓住了那小盒子的链子,她没防备,被我一下子把小盒子拽出来抢在手里。

平平咒骂一声,回身狠狠一巴掌打在我的耳畔,又伸手来拿那小盒子

我活到十九岁,从来也没挨过别人一指头,这下子总算知道被人打是什么滋味,脸发烫头发晕,心里火起,却选择不还手,只是双手合握,紧紧护住那小盒子,不让她拿去。

“苏苏!!”我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如四月的纳木措湖面的冰,极冷极硬,却带着马上就要迸裂的怒意

是聂唯yang。

平平低咒一声,放弃跟我抢夺,转身往另一头跑去,我回过头还没看清东西,就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去,眼角看见两个不认识的男人朝平平追过去了,接着我的脸被按在那x前,耳边听见厮打咒骂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