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巧克力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冷却好,我没有一直看着咖啡店,不知道他们走了没有。

一手拎着装巧克力的盒子一手提着装着羽绒服的纸袋往回走,快到家的时候我绕到月亮河去,记得平平今天有班,我想等她过来正好把礼物给她。

平平已经在店里了,咦,他们很早就出来了么?

“苏苏?”她看见我,有些惊讶。

我把纸袋递过去,微笑:“新年礼物。”

平平把衣服拿出来,微微一愣:“给我的?”

我点头,帮她把衣服展开,笑着说:“来,要不要试一下?”

衣服很合身,墨绿的颜色衬得平平的皮肤很白。

“看来我的眼光还可以。”我笑。

平平抬手摩挲衣服,低头好久,终于抬头对我笑:“很暖和,谢谢你,苏苏。”

总觉得这个微笑跟她以前的笑有点不同,更温暖一些,我眨眨眼,再看过去,却发现她又笑得和之前没什么差别了。

笑自己神经,我想问问她下午和聂唯yang见面做什么了,又怕被她笑话我太紧张,决定还是回家问聂唯yang。

听见他进门,我扑过去拥抱他:“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他微笑,在我额角轻吻一下,“有没有吃过东西?”

我点头:“我在月亮河吃了一点。”

他脱大衣的动作停顿一下,转过头一边挂衣服一边说:“以后你还是不要去那里了。”

“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平平在那里工作呢,为什么不能去?”

他换好鞋子,看我一眼:“你还挺看重她。”

“那当然,朋友嘛!我挺佩服她的。”我又问,“为什么不让我去?”

他说:“有人在那里的汤里吃出来蟑螂。”

我睁大眼睛,看着他没表情的脸:“真的假的?”我今天有在那里喝汤啊!

他笑:“假的。”

我瞪着他进浴室去的背影,这人,耍我啊?

啊,我的礼物还在冰箱。我去厨房拿出扁扁的纸盒,想着他打开的表情,心期待地跳跃起来。

“蹲在那gan什么呢?”聂唯yang的声音在后边问。

“新年礼物!”我冲他笑,把盒子递给他,又想起下午看见他的事来,“对了,你今天gan什么去了?”

“是什么?”他微笑,接过盒子,修长手指去解绑着的丝带,一边说,“我整天都在教授家里,直到刚才回来——你不是知道吗?”

完全没预料到的回答。

我一下呆住,我想过他会告诉我的任何可能,就是没想过他会欺骗我。我想,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有矛盾摩擦,我准备好了用绝对的坦诚和信任来面对任何可能会有的问题,但是我完全没准备去面对欺骗。

委屈和怒意一起涌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