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我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快地熟悉一个人的r体,并且熟悉得犹如我自出生就依偎着他。

激情之后,我们静静地拥抱。我在他x前叹息:“我想我回去之后,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温热肌肤的厮磨是一种会让人上瘾的美好体

验,尤其这肌肤是属于你的爱人的时候。可是寒假即将结束,我势必要远离这双舒适的臂膀。

聂唯yang不语,只把把胳膊再收紧一点。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我很快就会回去了。最晚到五月,我就会结束这边的课程。”

“嗯,”现在已经是二月,五月的确很快就到,我仰脸看他,“那你回去之后呢?我们每天楼台幽会?”

他低笑一声:“你会像朱丽叶一样从yang台扔下绳子来给我吗?”

他的轻松让我恼怒,我噘起嘴来:“不会,我会拿绳子勒在你的脖子上,打个结,吊起来。”

他沉沉地笑,x膛震动,嘴chun在我的额头摩挲过去:“你在担心爸爸和阮姨?”

“唔。”我的手指滑过他的锁骨,“我妈妈一直告诉我,结婚以前,不要跟男人上床。”

回头想想,这好似是她除去“不要喝生水”、“不要不刷牙就睡觉”等生活要求之外对我唯一的行为要求。

我叹气:“不知道怎么跟她讲?我甚至差一年才到法定结婚年龄。”

他的x膛又震动,笑着拥紧我:“呵,苏苏,我的小东西,我还没跟你求婚呢。”

我回过神来,啊,的确是!看他笑得开怀,我恼羞成怒:“我又没说要嫁给你!男人满街都是!”

他停了笑,捏起我的下巴抬起我的脸,黑眼眯起来:“你再说。”

我别过脸哼一声。

他笑叹:“小孩子脾气。”又低头附在我耳边说:“我不是笑你,苏苏,我只是——你不知道我多高兴你这么说。”

我抬眼,借着窗外淡淡的夜色看着他,微光中,他的脸庞分外柔和,他的眼神专注,喜悦和满足在他的黑瞳上划出光亮,那样毫不掩饰的光亮

出现在任何一个男人的眼中,都足以使他的情人为他心甘情愿地融化。

于是我怒意全消,因为x中被情意填满而满足地轻叹一声,依偎到他的x前去,半真半假地抱怨:“怎么办?聂唯yang,我好像完全被你吃得死

死的。”

他失笑:“我以为这句话该我说才对。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跟万皇签约提早回去?”

“因为我吗?”我做出纯洁的样子对他眨动睫毛,“天,这可真是太浪漫了。”

他好气又好笑,捏我的脸:“没良心。”

又说:“等我回去,我去跟阮姨说。你先不要管了,万一她怪你呢。”

我点头,然后我们不再说话,只是紧紧拥抱,不时轻轻蠕动,想使我们的肌肤尽量再多一寸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