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坐到沙发上,等妈妈去厨房装冰袋给我敷脸。

聂文涵上楼去拿去公司用的文件,聂唯yang坐在我面前继续装雕塑。

“你生我气呢?”我看着聂唯yang的神色。

他静静坐在我对面,长睫毛挡住他的眼神,他低垂眼眸看着自己的膝盖,还是不说话。

“你看,我什么事都没有,而且,事情都解决了是不是?”我尽量让声音柔和,好吧,我知道他担心完了正生气呢,就算我是伤员,我也应该放低姿态。

他抬眼迅速瞟我脸颊一眼,又飞快把眼光别开去,x膛起伏,仿佛连看我一眼也不能忍受似的。

“聂唯yang!”脸颊的刺痛让我脑袋发晕,我也有点火了,提高声音,“你到底想怎样?”

他终于有反映,我看到他似乎无声地咒骂一句,然后他站起身,两步跨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拉起我来,瞪着我,咬牙切齿:“我想这样!”

我还没搞清状况,就觉得身子被翻转,腰腹伏在他手臂上,接着我听见“啪”的一声r体受到击打的声音。

痛楚使我发出一声痛叫,我一愣之后才开始尖叫:“你打我!啊!你打我!”

拼命推开他,身子滚到沙发上去,伸手去捂疼的地方。

谁说打屁股不会疼?他那一巴掌毫不留情,疼,就是纯粹的疼,我捂着疼处,肌r本能的紧绷。

聂唯yang站在沙发边看着我,脸绷得紧紧的,我瞪着他只是叫:“你打我!你打我!”惊呆,眼神茫然四顾,回头看见妈妈拿着冰袋走过来,我捂着屁股,又叫:“妈妈,他打我!”

妈妈面无表情,把冰袋重重往桌上一放,居然说:“打得好。”

“妈妈!”我张大眼,我怎么了我,这么人神共愤?!

“我都想打你。”妈妈把冰袋裹上毛巾敷到我脸上,她神情里犹带着残留的惊怕。

我一把把脸上的冰袋抓下来,脸和屁股一起疼,疼得我头晕,我怒:“我也是想把问题解决阿!本来都挺好的,要是你们不去,我连这一巴掌都不用挨!”

妈妈跟聂唯yang异口同声:“你再说一遍?”

咦咦咦?他们倒是结成统一战线了?

我大怒:“妈妈,你是要我还是要聂唯yang?”

后边传来“噗哧”一声笑,聂文涵正从楼梯上下来,满脸的忍俊不禁,连妈妈嘴角也藏不住一丝笑意,她撇一眼聂唯yang,跟我说:“苏苏,这次你自己太莽撞了,不要luan找借口。”

我看妈妈战线有松动的迹象,立刻抛弃个人恩怨,打蛇随棍上:“妈妈,你自己原来太没眼光,也不要打翻一船人。”

妈妈一愣,脸上浮现一丝不自然,嗔怪:“贫嘴滑舌!”拿起我的手扶住了冰袋,“自己拿着!我待会儿再来看你的脸。”匆匆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