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四月底的时候,聂唯yang告诉我,他把万皇音乐在皇家音乐学院举办的独奏演唱会结束掉之后就要回国了。

“就是在学院举行吗?”我说,“要不要去给你捧场?”

“不要。”他低低的笑声从听筒传过来,“你在的话,我会分心。”

是我疯了还是他太会调情?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听他说来就像甜言蜜语。

“我听说会有比利时王室成员去看你的演唱会……啊,是真的?唔,我知道你不在意,不过这听起来真的很酷。”我停一下,又有点抱怨地说,“你知道么,万皇已经把你的海报贴得铺天盖地,你都变成最新话题人物,尤其是在n大,我为此差点被我同学追杀。”

梅子有天不知道怎么跟小丁聊起来,两个人jiao换情报,梅子得知聂唯yang居然是我的继兄兼男友,直杀过来对我吼叫足足十分钟,怪我太不够意思,居然隐藏如此重大的内情,我请她连吃三顿大餐才让她怒忿停消。

他笑:“能搞定么?”

“还好。”我mm鼻子,“你回来的时候,我大概不能去接你,我们有去西藏的采风活动,你回来的时候我大概还回不来。”

“越跑越野了。”他说,“都和谁去?”

“嗯……”我停顿一下,还是坦白,“市摄影协会来我们系挑的人,我和两个同学跟他们一起去,嗯,你知道,菲力是市摄影协会的荣誉会长,这次活动,他当然参加。”

他沉默一下,说:“我似乎应该用信任来回报你的坦诚。”

他那带点别扭的语气让我失笑:“嗯,信我者,得永生。”

他哼一声:“信你也不会永生,但是不信你你却一定会跑掉。这是只有赔本的买卖,我却非做不可。”

我笑出来,这么不甘?我们到现在,他不是不信我,只是他那样的脾气,是恨不得把我锁在旁边杜绝一切异x的眼光,这种想把对方完全拥有的心态与信任无关,我懂,就像我说的,你知道那毯子是你的,不会跑掉,你也不愿意别人来碰一碰坐一坐。

又心暖,这么不甘,却还是背着他自己的x子随我自由去,夫复何求?

我爱你。三个字在喉咙里打转,又强忍住,我要等他回来,当着他的面告诉他,然后细细看他的面庞和眼睛会发出怎样的光亮,听他的声音和呼吸会有怎样的波动颤抖,再把这些都珍重地收藏在记忆深处,待老了的时候拿来回味。

要挂电话的时候,他突然又问:“苏苏,最近那个平平有没有联系你?”

“没有啊!”他怎么突然提起来?

“嗯,”他说,“没事了,我只是担心她不死心找你麻烦,记得,不要跟她接触。”

“好。”我微有疑惑,却又想不出什么来。

妈妈送我到机场,走到大厅,居然看见很久不见的陶意棠,正在那边跟菲力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