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天色已经暗下来,从厨房的窗hu望出去能看见窗下种着的矮茉莉枝端摇曳的叶子和晕染着晚霞的天空。

我端着一只玻璃大碗打蛋,妈妈在旁边切菜。

聂唯yang接完电话就出门了,说是演出准备的事,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拿打蛋器轻敲着碗边,嗯,我能做的都作了,现在只能给他加油了。

妈妈突然说:“苏苏,你可知道你父亲是怎么去的?”

我愣一下:“不是车祸么?”

妈妈点头,手里不停,沉默一下,又说:“他是注定的哪。”

我扬起眉看着妈妈,这是有什么隐情?咦,跟聂唯yang在一起久了,我也学会了他挑眉毛的动作呢。

妈妈把切好的蘑菇放进水碗里泡着,自己在桌边坐下来,支着头想了半晌,才又开口:“本来这些事情不想让你知道。但是,妈妈希望这些事情能让你理智地看待一下自己的问题。”

我停下动作,靠在流理台边看着她。

“你的父亲,他……是个挺吸引人的人。”妈妈的语速缓慢,仿佛字斟句酌,“当时我像你一样大,刚进大学,他比我高一年级,我见到他之后就很快迷上他,他也注意到我,后来……就有了你。”

“我做不到杀死自己孩子的事情,我想要留下你,但是你父亲认为这样纯粹是疯了。”妈妈揉揉鬓角:“有一天我们在路边争执起来,我说托一下关系假报年龄结婚也不算稀奇的事,要是能保下孩子怎样都值得,他不同意,他说这样会把他毁了。我们开始争吵,过于激动,没有注意两个人居然走到车道上去。”

“当我发现我们正站在一辆急驰过来的车子的正前方的时候,我吓呆了,但是你的父亲比我反应要敏捷,他迅速地闪开了。”妈妈低着头,握紧双手,“他自己。”

我睁大眼,啊,我的生父,是这样的人?可怜的妈妈,她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我走过去蹲在她面前,握住她的手。

妈妈叹口气:“那辆车子的司机总算把方向盘扭了过去,车子擦破我的衣服撞上隔离带,我跟你,算是死里逃生。之后,你父亲同意结婚,我不知道是因为羞愧还是想补偿,总之我已经对他失望,但是因为你我还是跟他结婚。”

“后来在你刚会走路的时候,他出了车祸,再也没回来,我想,会不会也是注定的?”妈妈自嘲地笑一下,轻抚我的头发,“苏苏,我很担心你会遇上和我一样的事情,遇到一个自si的人,不珍惜你的人,那张照片——我认为做出那样的事情,是不顾及别人的行为,我担心你重走我的路。”

呵,原来这就是妈妈反对的g源。那张照片,的确,那次聂唯yang的表现真不怎么样,但是,使他成为那样的,是我做的同样不顾及他感受的事情。我们都曾经自si,但是现在我知道一切已经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