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这次出行,我整个人如同被从里到外清洗一遍,西藏是有灵x的地方,就像一首歌里唱的,这里真的可以把你的心洗净,把你的灵魂唤醒。那些天空和山峦,那些寺庙和街道,那些牛羊和牧人,镜头划到哪里似乎都能看见一幅画,我一直都处在半激动的状态中,把相机的五个存贮卡全部拿照片塞满仍然意犹未尽。

半个月的行程马上要结束,回程的前一天,我们住在拉萨的旅店里,在一楼的大厅吃西藏的最后一次晚餐,我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却不见了菲力。

问别人,旁边一个学生说:“菲力克赛先生啊,他好像眼睛不舒服,说回去一下。”

我不放心,上楼去敲他的房间门。

敲了好半天菲力才开门,进到他房间,却不见他关门跟进来,我回头一看,却看见他正伸手去m索门把手,那双湛蓝眼睛对不准焦距。

我大惊失色,奔过去关了门扶住菲力的胳膊,急急地问:“菲力,你的眼睛怎么了?看不见吗?”

菲力朝着我的方向微笑一下:“没事,没事,过一下就好,苏苏,麻烦你扶我坐下,帮我从包里拿药水出来。”

我在他包里没找到药水,急急忙忙跑回自己房间去,拿了陶意棠给我的那瓶备用的来,帮着菲力点在眼睛里。我看他眉头紧皱,抓着椅子扶手的指节泛白,担心地问:“怎么样?很疼吗?要不要去医院?”

菲力轻轻摇头,过了半晌,睁开眼睛,对我苦笑:“不知道陶是不是故意整我?药水虽然有效,但滴在眼睛里像烧起来一样。”

我小心翼翼看他眼睛:“能看见了么?”

“嗯,没事了,只是一小会儿眼前一片黑而已,点过药水就会没事,”他笑,“我觉得不对,上来拿药水,没想到已经看不见了,幸亏你过来

。”

“怎么会这样?有多久了?”我皱着眉,没想到菲力的眼睛严重到会暂时x失明。

“大概两个月了吧。”菲力挥挥手,不甚在意的样子,“陶说现在查不出具体原因,也许是用眼疲劳,眼科不是他的专长,他总叫我找专业的医院去看看,但我想休息一段应该就没事了。”

“这怎么行?菲力,你不要这么不在意,还是尽早去检查一下吧!”我着急劝他。

菲力摊摊手,笑:“哪里有时间?一个个活动排得满满的,而且,”他对我眨眨眼,“我需要忙碌来治疗我失恋的心。”

我哭笑不得,极力劝他未果,只好作罢,想着,回去了之后帮他联系一下医院再说吧。

从拉萨直接飞回n市,却没看到有人来接。聂唯yang因为在n市的国内首场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的原因,这两天一直很忙,妈妈说好了来接我的,这会儿不知怎么却没见到人。

正想打电话回家去问,口袋里的手机却这时候响起来,看来电,是家里的座机号码。聂唯yang已经回来好几天,他打电话给我也都是用手机,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