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花园》

昏迷回去的路上我还沉浸在那演出的感觉里。

“感觉真好!”我兴奋地握着两只手,看着聂唯yang,“第二首歌的感觉好华丽,啊,还有最后那一首《奇迹之光》,灯光的效果做得特别梦幻,然后那个演员装着天使一样的雪白翅膀从天而降,在你身后张开手臂,你知道吗,那画面太唯美了,我真后悔没带相机来拍下来!不行不行,我明天一定要记得带相机来!”

聂唯yang握着方向盘,有点好笑地看我一眼,嘴角勾起来,毫不留情打破我的计划:“演出不准拍照。”

我垮下脸来,可怜兮兮看着他:“我拍回去si家珍藏行不行?”

他飞来一个诱惑眼神儿:“你可以把我整个人整个身体带回去si家珍藏。”

我啐他一声,微微脸热,这人,眼神放电的功力日益j进啊,还是说,我的思想越来越邪恶了?

说起来,万皇好似对他很有信心,宣传企划相当大胆,不许拍照,暂不发行唱片,只通过安排好的一系列演出来造成影响,如此低调神秘的作风必然会极大地调动公众的好奇心,不成功的话很有可能就此沉寂,成功的话却会是轰动。

“真低调,”我看着窗外流过的串串灯光,问他,“你担不担心没人来看?”

“我只担心我的演出是否做到完美。”他满不在乎,这自我的家伙。不过,这担心完全多余,想想今天那几个n大的女孩子也知道了。

第二天他出门的时候我还在睡,他进来拍醒我,叮嘱我到演出时间再跟妈妈和聂叔叔一起到音乐厅去,我迷迷糊糊地答应下来,等我起床的时候,聂叔叔去了公司,妈妈出去买东西,家里只剩我一个人。

聂唯yang的演出下午三点才开始,我把在西藏拍的照片整理一遍,看看时间已经中午,妈妈大概快回来,这时候,手机响起来。

是菲力。我接起:“菲力?”

“苏苏!”菲力的声音听起来焦灼急促,“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有有有!”菲力的脾气若不到不得已不会麻烦别人,我连忙答应,“你怎么了?有什么事?”

“我打陶的电话打不通,嘶,”菲力喘口气,似乎在忍痛,“我的那瓶药水被我不小心打翻了,我的眼睛似乎又要发作,苏苏,我记得你那里还有一瓶是不是?”

“有的有的,菲力,你别急,坐下来不要动,”我担忧地叮嘱,“我马上就拿药水过去给你。”

“真抱歉要你跑。”菲力的声音因痛苦而微微嘶哑,却还跟我说抱歉。

“是不是朋友?”我说,“别说这么让人伤心的客气话。”

放下电话才又想起平平的事来,我犹豫片刻,还是抓起包跑出门去,不行,没时间再去找别人,不能再耽搁,多等一分钟,菲力的眼睛也许就多一分失明的危险。